30年前我们上大学(7)—亲历剧变

字体 -

7.亲历剧变 

   我上大学后的1978年,正是中国社会的剧变之年。我们的高考和上大学,只是当时社会大转变的一个侧面或序曲。

   这年的剧变涉及到社会的各个方面,关于真理标准的讨论,平反冤假错案,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还有伤痕文学兴起等,有点让人应接不暇,中国的思想,文化领域变得空前活跃,形容为翻天覆地也不为过,那种变化具体到可以从自身,周围的人和日常生活里感觉出来,确实与过去完全不同了,虽然我们还不知会是什么样,但感到一个新时代正在来临。

   但在我们高考时,其实中国社会还没有太大变化,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所谓拨乱反正任务很重,我们的高考就象黎明前透出的一丝曙光,变化方向还不是很清晰,但这就已让人们着实振奋了。

   到1978年秋,中国开始了大面积的平反冤假错案,这是让我们感触最深的事变。新中国成立后20多年,历经多次运动,受到冲击的恐怕起码有几百万人,再加上牵连的家人和亲属更不计其数,这些人在社会中受到歧视和非难,已成一股消极力量,不解决好这个问题,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切力量建设四化也无从谈起。

   回顾中国历史,许多新皇登基第一件事就是大赦天下,必有深刻道理,这次也有那么点意思。首先是对名人,象刘少奇等数不清的政要人物,有许多所谓反党反革命的案件,包括知名的所谓右派,当时被打成右派的全国有50万人,自上而下到基层地平反和改正,受惠的或许有几百万人,听说包括前总理朱镕基。平反速度之快范围之广,远超出人们预料,使当时大学政治和历史教科书几乎都报废,最后只能用赶印的讲义代替,因为书中涉及的许多人和事件的定性都陆续被推翻。

   我们的许多老师,也就是在那年平反的,此前尽管恢复工作,但只是带帽子使用,政治和言论仍然受到限制,直到平反才恢复正常待遇,很多人的工资得到补发,家属子女都落实政策返城,听说当时资本家被占用的居屋也给予退还,所以许多人的命运一下子改变了,人们精神振奋,奔走相告。

   这里再说说血统论,改革开放以前,一个人历史上如有污点,一辈子不能翻身,同时他的子女和家人也不能正常上大学,参军和提拔重用,有所谓的政审程序,于是许多无辜的子女因他们父母而受到歧视,可是一个人的出身无法选择,这是非常残忍和不人道的,这种血统论在文革中又被发展到极致,贻害了千百万人,但终于在这次终结,我的高中女同学的两次高考却最终录取就是具证。

   所以很多人怀念胡耀邦,那时堆积了太多的所谓冤假错案,如果仔细清理恐怕一百年也理不完,在他具体主持下,以极大魄力和慈悲心,在短短几年间给予几乎所有人彻底平反,当时不能纠缠历史,快刀斩乱麻是英明的,他不愧是一代热心铁骨的伟人。

   最后我想起我大学的一位老师,已记不得姓什么了,大学三年级时,学校要求理科学生选修点文学,但无须考试,他来给我们讲文学欣赏课,本来是很枯糙的题目,不料却给他讲的让我们这些理科书呆子如痴如醉,第二堂课时连阶梯教室窗户上都爬满了人。听说他是解放后山大第一届学生会主席,反右时被打成大右派,才平反不久刚重返讲堂,真是位天才!可是如果不是这场转变,象他一样许许多多人的非凡才华,最后很可能要带到棺材里去施展了。

   我在大学虽是学理科的,但身处那个时代,与众不同的机遇,有幸亲历目睹这场社会剧变,那是中国近代最精彩和激动人心的岁月,至今还让我怀念。

分享博文至:

    5 条评论

  1. 1
    赵州茶 YesMan - 2009年5月5日 14:07

    记得周小燕就是我们中学的音乐老师— 历史老师居然是袁世凯的孙女婿—一开放就跑了

  2. 2
    新蓑笠翁 - 2009年5月5日 16:12

    我77的。我从小、一直到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一直生活在“牛鬼蛇神”成堆的地方。家里亲人有一个死在反右的监狱、一个族亲死在文革的批斗台上。“拨乱反正”后,亲人亲戚里有不少人一下拿到了大笔的补发工资、有人从罪犯一跃成一个地级市的局长。亲属狠多人被问“你想做什么工作?告诉组织”。 这些人是不容忽视的一股力量,可,所有这些人,也只是占当时的国民人口的 2万分之一 左右。尽管我大学时年龄还很小,自从加入那时的“潘晓讨论”,我就开始学着去思考,怎么看自己的和别人的人生。 问好同龄人!

  3. 3
    John - 2009年5月5日 17:55

    还是大仁政和小仁政的问题

  4. 4
    玲子 - 2009年5月5日 22:56

    那个时候,经常有变,思维思想也要跟着变。谢谢分享。

  5. 5
    天涯人 - 2009年5月6日 03:25

    我认为历次运动下来,一批批的,受影响被歧视的绝非万分之二,百分之二也不止,还不算受到冲击已提前解脱的。而且多是社会的精英阶层。当然我没考证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