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角满星叠…充满传奇的那个泰北华人村落

字体 -

满星叠

今次旅途的原因和细节,恕我不能细说。这一路,我到了从未到过的地方,见的都是从未见过的人,也经历了从未经过的事。但怎么也没想到,我最后会意外来到这里,泰北的边界小村满星叠。 当我被困于寮国的时候,朋友给了我一个同道的电话。我打过去,听得出对方是位热心长者。我说我将先入泰国,要个华人多地方能安全落脚。 于是这天早晨,我从寮国坐船到对岸,没去窗口办手续,趋着人多,旁若无人地,迳自直接穿过过道,走入泰国,出口外就是小街道。 前来接我的是位军人模样的中年人,说话声音宏亮有力。我们向泰北山区行进。车到山口处,遇有军警检查站,他们很熟悉,直接就开过去了。途中征询我意见,问我住在什么什么地方可不可以,我说听从安排。当时我对他们说的地名没听懂,也并不在意。 汽车在盘山的小路上绕行,窗外是奇异连绵的群山。数十公里后到了目的地。先去了学校,一所当地的华人中学,以孙文理念大同冠名,而接我的中年人竟然是其校长。在校内,和我与之联系的长者相见后,他说这地方离国界近,几公里外的山里仍有地方武装,大可放心住留。这里居住大多是中国人,街上有许多店铺,自己去逛逛就是了。我说再好不过了。 我被引住入附近象植物园的小酒店,一幢幢草屋掩映在南方特有各种植树中,曲径通幽,高低错致,旁有小溪流淌而过,真是仙境般地方,每晚每间收十美元,价格公道。我打开谷歌地图定位,知此地离泰缅边境很近,群山环绕。因白天的惊险,顿觉疲惫,晚上睡得好。除半夜主人养的几只猫在窗外嘶嚎一阵,其余当夜无话。 隔壁有个饭店,在当地属高档的。次日中午,我过去点了条蒸鱼,因好多天没吃过鱼了,价格四美元,也有啤酒加冰块卖。当时没其他客人。当厨接待的是这家店主闺女,是个韵味十足的女孩,我们攀谈起来。因泰文象蚯蚓,实在看不懂,我问这里叫什么地方,她于是反复比划加说出一个让我后来震惊的地名—-满星叠。 我上网细查,这地名虽很诗意,但想不到却曾是大毒枭坤沙大本营,曾几何时,坤沙拥有数万人武装,在此称王,此地满星叠正是他们总部及眷村所在地,有报道说,过去这里满街的毒品交易,占了世界80%的毒源。饭店女孩说她家这房子就是那个时代造的,她的祖辈或许应该是坤沙集团什么骨干吧。但如今人事全非,现在感觉就是个平和安祥的普通小村落。这里有坤沙纪念馆,有些地方还挂着坤沙的照片。 当地人却认为坤沙是英雄。他父亲是华人,母亲是掸族人。他属于缅甸人。当时正是他创办了我这朋友现任校长的这所华语高中,并任首任校董。后来,泰国重兵围剿攻占了满星叠,不过当年并没有在此地查获任何的毒品。此后坤沙及部属则避入缅甸境内,继续壮大后曾号称建国,他被推举为所谓掸邦共和国总统。再后来在泰缅及缅共的夹击下,加上内部汉掸分裂,被迫向缅甸缴枪投诚,不愿意的继续游击。坤沙自己则前往仰光隐居,也许是软禁,直到在那里老死。 这所华人中学很特别,每天上课从下午四点到晚上七点,加上周六周日。在泰国必须业余才能来上中文课。学校条件较简陋,教师工资很低,但物价也相对较低。我上街买过酱油炒面,加点辣椒酱及炸菜,价格只十株,不到两元人民币。相对中国城镇,收入及消费水平低很多。这位校长原就是该校学生,十几年前被聘回来做校长至今。他在当地扎根已久,桃李密布,通三教九流,也算是个乡绅,对我帮助真的很大。 我最先联系的长者,据他说是81年因反毛受打击,逃出中国。到过缅甸,泰埔寨,越南,最后来到泰北这里,他是现任华人校长的老师,学文史哲出身。几十年来,他各地流亡奔波,入军扛过枪,看上去是个有学问有经历的人,虽有过两次长谈,也相谈甚欢,我也没有深问他的过去,他愿说我就听。这所华人中学虽由坤沙创办,但现在似乎除了入乡随俗效忠泰王外,主要政治立场是忠于国民党和台湾,挂有中华民国旗帜,双十节有庆祝活动,也陆续有台湾义工来支教。 从这里再向西去是国民党孤军的地盘,即泰国闻名的景点美斯乐。但满星叠却少为人知,游客少。当年这带华人都不少,坤沙在此立足成势后,附归他的华人很多,其参谋总长就是中国人,孤军出身。而这位校长,从军时做过这位参谋长的参谋。我所住的酒店的老板说曾是坤沙翻译官。他们都来自中国。人说这里藏龙卧虎,也许不假。当年坤沙的掸邦国,正是主要因华人把持,引起掸人不满,纷纷叛离不久就散伙。 说起国民党孤军,当时退入缅甸,意在喘息反攻,缅甸政府面对这支有数万人美式装备的军队,也没什么办法。当时台湾也确想保留这支力量图东山再起。后来缅甸在联合国抗议施加压力,台湾只得派飞机将军队撤回台岛,并逐步断绝联系。少部分人留了下来。后来辗转来到缅泰边境驻息求存。这些人怎么没走呢。他们说当时有人已在当地娶妻,而且当时台湾的生活条件不如东南亚,更重要的对他们来说,台湾根本不是他们的家乡,想挨一挨能就反攻回中国,何必折腾多事呢。 谁知他们的选择,使自己后来成了遗弃异域的孤军。他们携妻带小,保持了建制和武力,但没有国籍和土地立足,在群雄厮杀的凶险的缅泰边界,辗转丛山峻岭求生。后来被驱赶到泰北。泰国当然不接受有武装的异族,要求缴械为民,但在此地区没有武力意味死亡。但后来发生变故让他们命运逆转。当时有支武装成势泰国对付不了,要求孤军去剿灭,条件是如取胜将给他们国籍身份。结果他们胜利了。后来在遏制缅共和泰共的战争中也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对他们及其后代,台湾和国民党负有历史道义责任,理应给予更多的援助关注。 但很少人能分清,孤军和坤沙集团地盘虽然相近,并非一回事。其实他们之间互相仇视。此地历史,民族及人文错综复杂,要扯清它们并非易事。我打听过,现在不远山上的民间武装,属于什么人。他们说是张家后代或部属,坤沙中国姓名姓张,坤沙祖辈原是缅甸山区的大土司。所谓百足之虫,死而未僵。至今山里面的民团武装,或许靠收取买路钱,甚至贩毒生存,有时还会下山来街上采购东西。事过境迁,反正我们不能忘记,这带深山里仍居住有几十万华人,我们的异域同胞。 我住在这里,在暮色中逛街,却没有一丝疑惧。昨天早上我遇见酒店的主人,坤沙昔日的翻译官,我隔夜买的饭团和炸鸡块没吃完,想热一热。遇上一老人热情地吩咐伙伴,我凭直觉知道是他。但没微波炉,只能用水蒸热。等待期间与他聊上了。分开时他主动说他姓龙,广西人。我泡上免费咖啡,在园子里用早餐。几条狗眼睛直勾勾地望着我。虽是隆冬季节,这里天气不冷,穿夹克就够,但狗却也穿上了外衣。阳光很好,天很蓝,树木葱郁,让我忘却了面临的处境,享受这刻美景和宁静。 我很快离开了这个地方,我觉得我有义务传颂推介给更多的人,来这里旅行考察,寻踪觅故,并给孤军后代予帮助。愿更多的世人听说这里,在泰北的最边陲,有着诗情画意的地名,满目青山白云,充满矛盾的异域传说,曾闻名于世的,这个叫做满星叠的地方。

(我不会如何贴照片上来。请到加拿大家园网看我的贴子)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1. 1
    天涯人 - 2016年2月5日 19:11

    自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