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未分类 的存档信息

金三角满星叠…充满传奇的那个泰北华人村落

满星叠 今次旅途的原因和细节,恕我不能细说。这一路,我到了从未到过的地方,见的都是从未见过的人,也经历了从未经过的事。但怎么也没想到,我最后会意外来到这里,泰北的边界小村满星叠。 当我被困于寮国的时候,朋友给了我一个同道的电话。我打过去,听得出对方是位热心长者。我说我将先入泰国,要个华人多地方能安全落脚。 于是这天早晨,我从寮国坐船到对岸,没去窗口办… (阅读全文)

30年前我们上大学(12)—百年母校

12. 百年母校         回顾母校山东大学的百年变迁,它创建于清末,其前身是经光绪帝御批在济南创办的山东大学堂。首任校长是政界闻人唐绍仪。百多年来,历经山东大学堂、国立青岛大学、国立山东大学、山东大学等历史发展时期,著名文学家闻一多、老舍、梁实秋,生物学家童第周,共和国元帅罗荣桓,国学大师季羡林,著名诗人臧克家等一大批学界泰斗、栋梁之才都曾在此执掌教鞭… (阅读全文)

30年前我们上大学(11)—军号嘹亮

11.号声嘹亮           其实山东大学是于1949年前后,由国立山东大学与解放区的华东军政大学合并而成,我看到过一张当时的教员大合影,里面有西装革履的,长衫马褂的,也有穿着土布军装的,滑稽地混杂一起。山东又是老根据地,所以山大的风格无疑会带上那种特殊的硝烟色彩。          不知别的大学怎么样,当时的山大确有点军营的味道。最典型的是每天五点半左右,高音喇叭里… (阅读全文)

30年前我们上大学(10)—-恩师学长

10.恩师学长          在我们这届大学生中,有批特别的学长。 他们上大学时年龄已过30岁,也就是所谓老三届,即于1964-66年高中毕业。毕业后十多年里,他们经历了文化大革命和下乡支边,历尽岁月沧桑和坎坷,在77和78级中为数不少。 我们这届与最后一届两年制的工农兵大学生在校就交叉半年。绝无仅有的,在以后三年多里,我们始终是大学里的最高年级,是当知无愧的学长,那他… (阅读全文)

30年前我们上大学(9)—济南印象

9.济南印象  我母校山东大学座落在山东省城济南。提起济南,都会记起老残游记里那著名的诗句:四面荷花一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济南泉水多,在缺水的北方尤为可贵,故称泉城。  诗句描绘的正是济南城中大明湖的秀丽景色。除了大明湖,出名的还有趵突泉和千佛山。趵突泉终年泉水突涌,游人如织。千佛山更是胜景,但那时山壁上的千座佛像的头,都在文革中被凿掉了,还没来得及修… (阅读全文)

30年前我们上大学(8)—思想解放

8.思想解放      说到我们上大学,无法不说当时社会剧变的根源,中国近代那次最伟大而普及的思想解放。     中国上世纪70年代后期以前,政治挂帅,闭关锁国20多年,与美国建交和恢复在联合国的席位也没几年,对世界几乎无知,那时文革刚结束,经济停顿甚至退缩,千万城镇青年多被下放在边疆或农村,无业可就,百业凋零,虽政权发生了变动,但政治上还深陷对毛泽东的神化迷信。… (阅读全文)

30年前我们上大学(7)—亲历剧变

7.亲历剧变     我上大学后的1978年,正是中国社会的剧变之年。我们的高考和上大学,只是当时社会大转变的一个侧面或序曲。    这年的剧变涉及到社会的各个方面,关于真理标准的讨论,平反冤假错案,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还有伤痕文学兴起等,有点让人应接不暇,中国的思想,文化领域变得空前活跃,形容为翻天覆地也不为过,那种变化具体到可以从自身,周围的人和日常生活里感… (阅读全文)

30年前我们上大学(6)—大学同学

   6.大学同学     现在再来说我的大学同学。我们这届大学生年龄跨度和成份差距,或许是历史上最大的。最小十八九岁,最大三十多了,几乎差上一倍。     当年在合肥的中国科技大学里还招了个少年班,聚集了一批神童,最小的大学生好像只有13岁。他名叫宁铂,最近我在网上看到有关他的报道,说他后来出家当了和尚,当时他可是家喻户晓的人,代表了千千万万家长的梦想。我想象不… (阅读全文)

30年前我们上大学(5)—同窗的妳

5.同窗的妳     高中同班中,考取重点大学的还有一位是女同学,与我的平淡顺利不同,她的遭遇典型地折射出那个年代的人生沉浮,她的经历即使算不上传奇,但也不简单。     她父亲解放前在南京国民党机关里做过事,妈妈是南京人,由于历史问题,被遣返到这里他父亲老家,母亲成了农民。因为那时规定子女跟母亲户籍,所以那女同学也是农村户口。但她从小跟着城里爷爷奶奶生活,… (阅读全文)

30年前我们上大学(4)—那场高考

 4.那场高考        那年高考的时候,我毕业已两年多了,期间做过教师,营业员等,但没正式工作。     大学在文革初期基本停课,高考已停了近十年,中后期通过推荐方式,从71年开始招收工农兵大学生。时值七六年秋冬,文革才结束,百废待兴,年青一代大多不是在边疆农村,就是在城里流落,不知前途何去何从。     七七年夏天,突然流传说要恢复高考,消息是振奋和新奇的,半信…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