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如风-第二十二章

字体 -

那个村庄就是刘风记忆中的德国公社。村子不大,只有十几户人家围绕着一处小教堂聚集在村庄的中心位置,四周则分布着蔬菜大棚,牛棚,养鸡场,屠宰场,工棚,仓库等等设施。村庄外围更远处就是大片一望无际的耕地。

 

此时的村庄里寂静无声,老人带着刘风和女孩一起走进了靠近教堂的公共食堂。三人在长桌旁坐好,老人把双筒猎枪靠着长桌放在自己的手边,和女孩一起坐到了刘风的对面。一位胖胖的大婶在老人的示意下给他们分别端上了餐盘和牛奶。刘风冲大婶点点头轻声道谢,又看了看老人和女孩,说道:Thank you.(谢谢。)然后开始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他很快就吃完了餐盘里的所有的东西,又看了看老人道:May I have another one?(我能再来一份吗?)老人碰了碰身边的女孩,女孩起身到厨房里给刘风端来了另外一份。刘风有点不好意思的道了谢后继续吃了起来。而老人则一边慢条斯理的吃着东西,一边用心观察着刘风。

 

等到刘风吃完了所有的食物后,老人喝了口牛奶,对刘风道:Well, I think you can tell me your long story now.(好吧,我想你现在可以给我讲一下你的长故事了吧。)

 

刘风用餐巾纸擦了擦嘴,长出了一口气,开始给老人和女孩讲述起他的经历来。

 

老人一直面无表情的静静听着,金发女孩在听到Judy的死去时,眼圈湿润起来,她在刘风讲述完后问道:What’s your plan now? (你现在的计划是什么?)

 

刘风呆呆的看着她,像是自言自语道:Yeah, what is my plan? I need to think about it.(是啊,我的计划是什么?我需要好好想想。)

老人哼了一声道:You need a good rest more than a good plan now. There is an empty room in our house. Julia will show you the way there. By the way, she can shoot a bird from one mile away. Do not try to do anything stupid.(你现在更需要好好的休息而不是一个好的计划。我们家有一个空房间。朱丽叶会领你过去。顺便说一下,她可以在一英里外打下一只小鸟。别想干傻事。)

 

说完,老人起身拿起双筒猎枪离开了食堂。Julia冲刘风笑了笑悄声道:Peter is a case of cold hands, warm heart.(彼得就是这样,面冷心热。)

 

刘风尴尬的一笑,站起来随着Julia走出了食堂。

 

Peter和Julia的家离食堂不远,是村子里十几幢房子中距离教堂最近的一幢。房子里的装饰简单朴素,客厅的一面墙上挂着一幅巨大的油画,画里有四个人,居中而坐的是老人PeterPeter膝下坐在地上的是一个金发男孩。老人身后站着一男一女,女士的怀里抱着一个金发小女孩。

 

刘风指了指油画中的金发小女孩对Julia道:Is that you?(那是你吗?)

Julia微笑着点点头道:Yeah. And that boy is my brother. He left our village two years ago. You are gonna live in his room.(是的。那个男孩儿是我哥哥。他在两年前离开了我们的村庄。你就会住到他的房间。)

刘风问道:Where are your parents then? (那么你的父母在哪里呢?)

听了这话Julia低下了头道:They passed away in a car accident two years ago.(他们在两年前的一场车祸里去世了)

刘风忙道歉:I am sorry……(对不起)

Julia抬起了头道:It is ok. It was destined to happen by God.(没关系。这一切都是上帝安排的。)

刘风一边喃喃自语着“It was destined to happen by God…… ”(这一切都是上帝安排的……)一边跟着Julia来到了她的哥哥的房间。

 

房间里的布置很简单,只有一张单人床和一套摆在窗下的桌椅。唯一醒目的是挂在床头的一幅油画,油画里是两个中世纪服饰的人,一个高高瘦瘦的留着山羊胡的老头穿着一身铠甲,骑在一匹和他一样瘦骨嶙峋的马上,手里举着一根长矛。老头旁边是一个矮矮胖胖的农夫骑在一头黑驴上。

 

看到那幅油画,刘风愣住了。他想起了若干年前读过的一部名著,他指了指油画对Julia道:Is that Don Quixote?(那是堂吉坷德吗?

Julia点了点头道:Yes. Did you ever read that book? My brother painted this.(是的。你也读过那本书?我哥哥画的这幅画。)

 

看着油画,刘风的脑海里闪过一幅幅画面:唐吉坷德骑在他的瘦马上举着长矛,英勇的向巨大的风车冲去,桑丘紧紧催着他的黑驴跟在后面大呼小叫的喊他的主人停下来,最后唐吉坷德被撞的头破血流从马上重重的摔到地上,手里犹自抓着断成两截的长矛……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