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从小, 我就爱骑旧的自行车. 这让我的父母很开心. 因我从来也不吵着要买新的, 以至于, 偶尔, 他们还会主动来问我要不要辆新的, 我总是回答说, 不要, 能骑就好了. 即使买了新的来, 我也从不争, 总是让给姐姐先, 虽然她比我大很多. 你可别以为我是好心或是什么不虚荣, 其实, 我的真正的目的是不想擦自行车. 就这么简单.

看着漂亮的姐姐, 为了更漂亮而勤快的擦着车, 不辞辛苦时, 我私下里觉得她特傻. 她也许是出于对我的感激, 也许是看着我这个丑妹妹和那辆旧自行车时, 出于同情, 总之, 在擦完她的以后, 也会顺手牵羊把我的车也过过水. 说不定, 她那时也认为我也很傻. 是啊, 哪有女孩子不爱漂亮的呢, 我也不例外. 只是在选择漂亮和偷懒时, 我选择了后者. 我的理论也很简单, 车是为了人服务的, 如果, 人成了车的奴隶, 那就不划算了. 所以, 我就心甘情愿的一直当着旧自行车的主人. 因为是旧的, 有点脏时, 不会有人说什么. 好心的姐姐也会偶尔帮帮手, 所以也不会太脏到哪去. 我很小就会骑自行车了, 但我却不曾记得, 我擦过车. 旧车还有一个好处是, 随便可以到处放, 不怕被偷, 不用担心被风吹雨打. 噢, 对了, 我尤其喜欢下雨. 每当预报有雨时, 别人总是想尽办法把车放在避雨的地方或费劲的搬回家里, 而我总是乐滋滋地把它放在最明显的地方. 又环保又省力的事, 不干白不干.

这种心态一直延续至今, 每次买新车, 我总是甜言谜语说服我家掌柜的开. 一是咱技术上不自信, 再有, 掌柜的总开高速, 新车安全. 主要还是心理负担过重. 去商场找位, 看见有的车太旧, 不敢停旁边. 刚趴好, 一扭头是个两个门的车在旁边, 迅速撤离, 怕人家开门不小心被碰到. 还是开旧车好, 有个地就赶趴, 谁爱碰谁碰, 就怕他不敢. 不仅如此, 还能经常碰上左右没车的时候(估计是别人不敢停我的车的旁边), 倒车时那个爽呀…还有呀, 就是洗车的问题了. 好在, 加拿大很干净, 夏天时, 旧车在家用水冲冲就好了. 每每的, 掌柜的就都一起把车洗了. 算是对我用旧的车的一种补偿吧.

有一次, 掌柜的出差了, 眼看着车有些脏了, 等他回来, 还得几天. 唉, 实在是不想擦. 花钱去洗自动的又觉得不值. 周五上班时听新闻预报转天要有暴雨, 在同事的一片抱怨声中, 我见到了曙光, 心中窃喜. 转天清早起来, 看看艳阳高照的天, 心里不太舒坦, 和同事们抱怨的话也差不多. 难怪说什么事没准, 都拿天气预报来形容呢?! 一个人的周末, 懒的去哪里, 但也满轻松的.  沏了杯花茶, 拎了本书, 坐在后园的摇椅上, 就享受了起来.

一阵阵微风吹过, 带来了丝丝的凉意. 篱笆上的松鼠正在吃苹果, 双手抱着果子的样和人没多大的区别. 看着出神, 想着怎么当初没读个气象预报什么的, 说了可以不算, 还没人投诉, 工资照拿… 突然间, 一个巨大的黑影沿着篱笆慢慢地向松鼠袭来. 低头再看自己身上的叶影金丝被已荡然无存, 回头望去, 一片浓密的黑云从北面铺天盖地的压来. 大喜! 此时, 风已稍显强劲, 顾不得细看, 有否托塔天王在那云端, 收拾好东西就往家里跑. 从车房里找到洗车液和擦车的抹布, 去楼下打了一桶水来, 就冲到车房外, 洗车去了. 迅速地把车用洗洁液擦了一遍, 又在越来越猛的狂风中, 特意把比较脏的地方, 再用力的抹几下. 最后, 将剩下的一点点水, 泼在了车顶上. 大功告成! 转身回家.

轰隆隆的雷声, 越来越紧, 趴在家庭厅的窗前, 看到的却是雷声大, 雨点小, 心中不免失望. 这阴雨连绵天, 本来最适合和朋友喝茶聊天的. 算了, 还是听听音乐, 做做面膜吧. 当我正昏昏欲睡, 筹划美梦时, 忽听得雷声大震, 雨打窗. 一跃而起, 只见大雨倾盆, 狂喜! 雨落在车上泛起一朵朵的白梨花, 五彩泡泡还没来得及炫耀, 就被接踵而来的另一个雨点击碎, 又生成了另一个五彩泡泡, 又被击中. 泡泡们且战且败, 且败且退, 且退且战, 最后在车的两旁汇成白色的小溪, 流走了.

电话铃声响起, 是掌柜的慰问小伙计来了. 于是, 小伙计把自己前前后后, 一共只用了七八分钟的干的活, 绘声绘色, 添油加醋地耗费了将近一个钟头, 说给掌柜的听……

王菲 <给自己的情书>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