拎着手包下楼, 习惯的回头望望, 发现窗没关, 帘没挂. 于是伸出一只手来关窗, 挂帘. 怎奈一只手做事, 弄了半天也没弄好, 正在想如此简单的事, 怎会笨的没很快地做好时, 突然间意识到我的另一只…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