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今天又是周末了, 她的他只上半天班. 如同往常一样, 十点多钟的时候, 他会打个电话给他的她. 他很惦念她, 可他的问话却没有一丝浪漫的甜蜜.

“喝牛奶了吗?” 这类关于吃早点的, 象白开水似的例行公事的第一个问题. 原因很简单, 他是工科生, 对机械的运做很熟悉. 虽然有时, 他对人体的知识很匮乏, 总是记不清肝到底在左还有右. 但人体如同机器, 他这么想, 在一进一出之间生生不熄. 因此, 吃好很重要.  她总是不耐烦用嗯嗯来搪塞. 然而, 他总是能从这唯一的一个字中捕捉些蛛丝马迹. “他吗类, 怎么又没吃钙片?” 这是他俩的公共口头禅. 每次他讲的时候, 都是他很占理, 用一种强烈的关心的语气. 而每次轮到她说的时候, 多半是不讲理, 有些撒娇耍赖的味道. 人前, 他俩不说, 可就他俩的时候, 这些无厘头的口头禅和外号经常的满天飞.

他喜欢在家以外的地方见到她, 心中浮现出的兴奋, 就象他们当初约会的时候. 她喜欢他约她出来, 总可以捕捉到当初恋爱的时候, 被他追求的丝丝甜蜜. 于是, 她总是会打扮自己, 不太张扬, 但他一定会注意到. 他也总是会在等待中想着, 她会穿上哪件衣服, 和戴什么首饰. 每每的看到, 她穿的, 戴的, 是他买给她的, 他会有莫名的成就感. 每每的, 她总是刻意的, 穿上他给她买的, 她知道他会开心.

“出来走走吧. 就在商场里等我.” 约她出来还有一个目的, 他不说, 她也知道, 那就是在吃,排之外, 有关身体健康的另一个问题. 他想让她走走, 运动运动.

“等会再说吧, 我还没想好呢.” 她有些犹豫的说. 她看看外面的温度计, 零上, 还有太阳.

“别总呆在家里, 运动运动! 我给你买好东西.” 他为了让她做运动, 没少用购物诱惑她. 她也没少借坡, 讹诈他. 生活就是讨价还价, 加减取舍的过程, 你不享受其中的乐趣是你的事, 她这样想. 他知道她故作姿态, 她知道他威逼利诱, 他俩乐在其中. 生活需要一些现实以外的虚无.

有时, 她想买什么了. 比如说她想件上衣了, 她就会故意的穿上, 他不喜欢的, 或有些不和时宜的衣服. 他见了就会说, 怎么又穿这件了. 她会噘起小嘴巴, :”我都没有合适的衣服了.” 用的是一种不满里带有委屈的口吻. 只不过她说这话的时候, 身体都会有意无意的更靠紧他. 她可以自己买, 她要的话, 他也会给她买, 可她喜欢耍些小计谋, 不高明, 但很受用. 生活吗, 就应该象日新月异的电视, 手机一样, 得不停的更新, 否则, 不被淘汰, 还能是什么. 总是左手握右手, 握久了,一成不变的你试试, 一点感觉都没有!

这要是在家里, 她会偎在他的怀里, 头靠在他的肩上, 投诉到动情处, 眼里还会泛出些泪光. 她这功夫不去当演员可惜了. 可她宁愿用在家里. 不是说, 人生如戏, 戏如人生吗? 她不明白那些把别人的人生演绎得精彩纷呈的大明星们, 为什么不能把自己的人生演好. 她决定把她的天分用在自己的人生舞台,演给她唯一的观众. 她只要向下撇一撇小小的嘴巴, 眼泪就会叭哒叭哒的落下几滴. 他总是想’他吗类, 有这么严重吗’? 可男儿有泪不轻弹的他, 看见了那几滴鳄鱼泪, 也难免心软了下来, 不得不相信这事很严重, 因为他实在想不出什么样的大事可以让他流下眼泪来.  他很享受保护她的感觉, 甚至觉得她不能没有他. 这样一想, 对家和她的眷恋更深了一层.

他伸出手, 揽她入怀. 给他讲他的那些大道理. 那时候, 他很有成就感, 男人吗, 不就是得顶天立地, 是非分明吗. 有时, 为了加重点语气和更有些说服力, 他会把一瓣包好的柚子递到她的嘴里. 她也会乘势钻进他的怀里, 象只小猫眯一样, 用她的额头蹭磨的他的脸. 但她回的都是些歪理, 甚至是不讲理. “他吗类, 我是你老婆!” 只这一句, 就抵得过他的千道万理. 在他还没有还嘴的时候, 她及时的把包好的另一瓣也放入了他的嘴里. 他们就这样你来我往的争吵着, 只是他们还是那样亲密的坐在一起, 不停的把包好的柚子放到对方的嘴里, 好让自己有更多的时间辩论. 她也很享受被他宠爱和保护的感觉, 甚至有意无意的让他觉得她不能没有他, 即使她趁他出差, 偷偷的换车的过滤器, 修水龙头.

电话又响了, 糟了, 离他下班还有半个钟. 那时, 她正看网上的小说. 她喜欢看博文, 更喜欢看留言. 经常的琢磨琢磨, 自己要是这样该怎么做? 怎么可以让自己更快乐, 怎么可以避免有些事情. 她不喜欢比较. 今天她看见一个很有趣的留言. 说是看了文章和很多人的留言都是婚姻不幸的, 觉得没有了希望. 还想让作者写一篇婚姻幸福的来满足或鼓励此人对婚姻的梦想. 她很想告诉那人, 幸福的婚姻, 不是绝对的, 但相对的肯定有. 她还想问问那人, 人家好你就好, 人家不好你就过不好? 她记起一句美老太太说的:” 管好你自己, 谁的福谁享着, 谁的苦谁受着.” 此话, 看似冷酷, 细想非常实用. 可她没时间解释了, 她要去赴约了.

“我不想去了” 她违心的说.

“他吗类, 不是说好了来的吗?”

“谁答应说去了, 你没看都几点了, 我到那你都已经下班了.”

“没事, 我等你.”

“那我晚了, 你不许说我!” 她终于亮了底牌.

“不说, 不说, 快点啊.”

“嗯” 她甜甜的应了一声.

放下电话, 她以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 并化了装. 她拿出了, 一支口红三用的本领. 擦嘴, 抹腮, … 另外图哪, 她决定保密, 让别人猜. 想到这, 她坏坏的笑着. 喷了些香水, 拎着小包, 戴上墨镜, 和老公约会去了……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