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来是个直性子, 又长在了一个宽松的家庭里, 自己的嘴巴象来是跟脑子一致的. 捅破窗纸, 点破机关, 永远觉得自己聪明了得. 眼里的色彩没有黎明和黄昏的灰色地带, 只有抢眼的灿烂七彩. 忽一日,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