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有人说, 想和俺的嫂嫂拼上一拼, 答应了, 写了一大半就没了心情, 于是撂下, 迟迟的没发.

俺的嫂嫂能言善道, 一双眼睛贼大, 跟演还珠格格的那位的眼睛差不多. 可还真应验了那句话, 眼大无神. 超级近视. 近视不怕, 她还不爱戴眼镜; 不戴也就罢了, 她还总以为是别人看不见她. 记得, 她和俺哥刚认识的时候, 特别满意. 第二次见面, 就召集了全家人躲在河对面, 偷偷的观看. 等她模模糊糊地终于找到目标的时候, 纳闷的说, “奇怪, 怎么总是不转过身来呢.” 于是告诉家人等在那, 她先去. 其实是俺哥的眼力过人, 早在她看见俺哥时就看见了她们全家. 等她走到河边, 俺哥就不转身, 还朝着相反的方向走. “得, 成了展览我们家人了.”  嫂嫂每次说到这, 都会笑着结束说:”我这不里通外国吗? 把我们家人都出卖了.”

看不见人在哪就算了, 你可得看着点自己住哪啊. 回家时, 开过家门口是经常的事. 有一次, 据小侄子描述, 她冲着一棵树就开过去了. 小侄子讲的时候, 还手捂胸口. 所以俺的老爸, 总是唸叨:’这都是什么人呀, 天天这样在马路上开车. 能安全吗?’

看不清家在哪, 还好说. 你得认识自己的娃吧. 嘿, 有一日, 许是俺家老太太, 看着自己的孙子, 想起来自己年青时, 手里抱着俺哥的情景. 自己翻出俺哥小时候的照片, 细细的端详着. 嫂子正进家门, 老太太笑眯眯地把照片递了过去, 一脸的殷勤. 意思是说你看看, 我儿子小时候的照片. 嫂子接过照片, 瞪大了眼睛:

“哎, 妈. 小小子什么时候照的这张相, 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老太太的笑容变成了一脸的无奈, 心里话, 我养大了儿子给你拿走了. 连小时候, 你也抢啊. 伸手就把照片夺了回来:”这是我儿子.”

“是吗?” 嫂子哈哈大笑了起来, 又把照片从妈妈的手里抢了回去, “我看看, 妈, 他俩这么象!”

有了这些事垫底, 其它的就不以为然了. 比如做饭, 洗碗. 嫂子是个手脚利索的人, 回家很是卖力的帮忙. 只是, 这萝卜快了不洗泥. 经常的刷不干净碗. 大家也习以为常, 看见碗不干净, 就会去洗. 连嫂子自己一听我们嘟哝说碗不干净, 自己都会赶紧说’ 不干净啊, 肯定是我刷的.’

这得感谢俺家的老太爷. 老太爷是我的爷爷, 但是在家有四辈的时候, 就荣升到老太爷的称呼了. 太爷的眼神也不好. 但耳神极佳. 嫂子在家的时候, 他是绝对不说, 碗洗的不干净的事. 有日, 将近晚饭的时刻, 嫂子回家了, 刚好太爷去了卫生间. 嫂子给太爷的小桌上摆好下酒菜和碗, 筷. 就去厨房忙晚餐. 太爷出来后, 坐在自己的桌前, 正准备喝酒. 拿起碗, 仔细的检查. 自言自语道:

“嘿嘿, (这两个字是俺家的祖传用法, 就象唱戏的开唱前的那个前白. 而且, 我们都能根据不同音韵的组合, 听的出是投诉, 还是惊讶等等.) 这准是XX刷的, 看不见, 用手摸也能刷干净不是.” 老好人型的太爷不知道, 嫂子已经回来了.

“好啊, 太爷你说我坏话.” 嫂子听见了, 大声从厨房那边, 一边嚷嚷着, 一边走过来. “来来来, 我给你再重洗洗.”

“你回来了,” 此时, 太爷尴尬的嘿嘿地笑着:”家里就你干活最多, 你看她们谁刷碗那.” 太爷那时虽然已经八十多岁了, 但思维特别的敏捷.

嫂子拿着碗走回厨房, 冲着在一边笑的老太太, 撇嘴. 走近的时候, 悄悄地在老太太耳边说:”看太爷多老奸巨猾呀,这么大的岁数, 反应还真快. 多会说话. ” 老太太噗哧地笑出声来, 这两个隔辈的媳妇, 在此时, 找到了共同的阵营. 结成了伟大的联盟. 不过, 嫂子还不甘心: “妈, 你说这是我刷的吗?” 当她抬头看老太太的神情时, 已经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于是, 自问自答道: “嗯, 大概是我. 咱家除了太爷, 就我眼神不好.”

俺的嫂嫂除了这些, 还有一个特点, 很是热情. 迎来送往的, 端的可是阿庆嫂的角. 俺们的邻居里, 净是些眼睛朝上长的人. 老红军出身的就有三. 进门的儿媳妇里面, 凡人不理的居多. 俺嫂子就不同了, 如同一道春风. 尤其是有了小侄子之后, 吃过饭回家, 一路上都让侄子跟邻居打招呼. 老太太听了邻居对儿媳妇的夸奖之后, 自然喜在脸上. 一日, 说起闲话来. 俺嫂嫂特认真地说:”其实, 我谁也看不清. 模模糊糊地只是看得出是男是女. 老点的, 就让小小子喊爷爷奶奶. 年青点的就喊娘娘什么的.” 近视眼的好处由此可见, 看人是一视同仁. 看不见哪.

家里要是来了客人, 忙里忙外地更不在话下. 就连对自己家的人都不例外. 每次我回家, 老爸都会亲自给我炖红烧肉. 知道我爱吃不会做. 家里人都爱吃老爸做的红烧肉, 香. 俺嫂嫂是忙着端汤, 夹菜, 招呼的紧.

“来, 我给你夹块瘦肉,” 久不见面, 嫂子对我是格外地热情, “在外面哪有家里的东西好吃.” 只是她招呼的太投入, 全没看见周围人看她夹肉的表情. 小侄子睁大了眼, 直使眼色. 俺哥的眼都快笑眯成了一条缝,:”我说, 老同志,” 等那块瘦肉被夹到我的碗里时, 俺哥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你看那是瘦肉吗?”

嫂子一看俺哥的表情, 就知没什么好事. “不是瘦肉是什么?” 说着, 又夹了回来, 仔细的看,”哎呀, 这是谁炖的肉, 切这么大块?” 咯胳地笑了起来. 这种做法, 很是西方化, 在发现自己的错误时, 先要攻击那个使自己造成错误的人.

“嘿嘿,” 俺的老爸表示了不满,”炖了几十年了, 还没人把它当瘦肉呢.”

一旁的老太爷见自己的儿子受欺负, 自然是护子心切. 也顾不得自己老好人的形象了. 凑上前来, 一脸的歉意的笑容:

“不是我多话, 我都看出那是块姜.”

“那您怎么不早说.”

“你看, 你看, 又怪我多话不是. 嘿嘿嘿, 瞧这眼神….”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