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如果大道理真的可以使人生活得愉快些, 那么早就没有忧伤.  如果书籍真的能开启人的心智, 为何还是有很多自扰的人. 我问了这个问题无数次. 忽一日偶发奇想, 讲道理写书的人, 大多自己都搞不定自己的生活, 我除了能和TA产生些痛苦人生的共鸣以外, 还能得到什么? 当然, 那些想要附庸风雅, 借梯抬高自己的人, 另章别论.

我倒是一向不学无术的, 俗的有些理直气壮的那种. 这便使得我专爱在凡夫俗子中找些捷径, 看人. 看普通的人. 我喜欢看人, 尤其是看身边一些幸福快乐的人, 一些慈祥可爱的老人. TA们本身就是一本很有价值的小说, 也许内容平淡, 但我百读不厌. 我相信, 真正快乐的人, 肯定有TA快乐的咒语, 真正幸福的人, 也绝对有TA的幸福的秘诀. 按照西方学的理论, 这个系统已经被检测过, 至少在这个人的身上, 它运营正常.

偶然的一次, 坐在了几个老人的旁边.  有个老太太, 来回地在那里踱步, 嘴里不停地念叨着. 她的话重复而单一, 她说她对于无所事事都要痛苦死了, 她不想上楼去, 无聊地呆坐在家里; 外面冷, 百无聊赖的她很痛苦; 她希望她的儿子来探访她. 看到这一幕, 我有些莫名地悲伤. 我不知道老人的世界. 这情景让我恐惧, 我老了会怎样?

另一个老人每次听到那人讲同样的话, 都会对我使个眼色. 然后, 冲着她嚷嚷着: 去看看书啊! 或者, 会建议: 去拿朴克牌呀. 我当时, 在偷偷地想, 是不是以后, 我要做个探访老人的义工, 给TA们一些惊喜, 可我走了以后呢? 我又一想. 懒人, 不爱干活, 总爱想.

同样是老人, 另一个却能悠然自得地在那编织着一个类似围巾的东西. 看上去她气色很好. 我俩等在那无聊, 便猜她几岁了, 相持不下, 于是好奇的他上去搭讪. 说着说着, 就说到岁数了, 也不知, 他怎么问的, 老太爽快地告诉他, 忘了自己几岁了, 只记得自己是25年生的. 这回答让我着实的乐了, 多么聪明可爱的老太太! 人老的时候, 年纪是个不受欢迎的数字, 何必要经常记得. 就记得出生年月吧, 你要是想知道自己算.

她还告诉我们说, 她其实也不知道在织什么, 只是为了打发时光和锻炼手指, 就这样一有时间就编织. 我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气, 聊着闲事. 从闲谈中, 我了解到那个楼上就是老年公寓, 另外几个老人也是住在楼上的. 我看看这两个的老人, 一样的生活, 两样的心境. 那么, 又是谁在经常说, 幸福的人很相似, 而不幸的人, 各有其不幸?

幸福的人, 之所以相似, 是因为幸福这个表象的类似. 而TA们努力让自己幸福的生活态度, 确是不拘一格, 各自精彩. 不幸的人, 虽说有各自的心酸, 然而, 究其根源, 却极为相似. 是谓’可怜之人, 必有可恨之处; 可恨之人, 必有可悲之苦’.

我可不想做个可怜的人, 写下此文, 留个以后的我. 等我老了, 无所事事, 百无聊赖之时, 拿来细读. 万一那时记性差, 顺便给自己提个醒, 网上还有真人搓麻, 种菜, 偷菜什么的. 那时, 本老太太我, 有的是时间. 哆哆嗦嗦地把丫们的东西, 全偷光, 然后躲在屏幕后面咧着没牙的嘴坏笑… 嘿嘿嘿…哎呦, 本老太的腰, 给笑岔气了….

让那些空洞无物的大道理和那些落漠的人写的垃圾书见鬼去吧. 到那时, 满脸皱纹的本老太我, 倚老卖老地说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