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看了莽牛写的<夫妻那个也收费到底是咋回事>, 之后, 心里就冒出了题目上的那句话. 心里有些想法, 顺手写下来. 时间仓促不成文.

我倒不觉得这个刘静有什么惊人之语, 她被人批, 也许是被人误解. 但她本身不也批别人吗? 这倒应了网落的一句话, 出来混, 迟早是要还的.

被她用大妈讽刺的人, 说不定比她有着更超前的意识. 这个刘静犯了和批她的人一样的事, 都是在一知半解的情况下, 用文字攻击人. 做为一个专业的人, 写这样的文章, 我个人认为她头脑太过简单了, 甚至是肤浅. 和街上脱衣的没什么区别, 她裸的是头脑.

远的不说, 就说来加的移民家庭里, 很多从前的职业女性, 在家带孩子. 她们在家的辛苦不比上班的轻松, 可心里还是觉得先生在上班, 自己是手心向下, 在花别人挣的钱. 上班的就更别提, 里面外面团团转. 细想那位大妈的提议, 也许有些偏激, 我觉得重要的是对固有观念的冲击.

各位先想象一下, 一个色衰的中年女人, 为家操劳了半生,也没有工作. 而那个有钱的男人连钱带人的跟小美妞过幸福生活去了. 这样的故事, 在中国多了去了吧? 试问, 中国有这方面的保障吗? 知道加拿大有这方面的保障吗?

就其对个人意识和社会责任的思考方面的冲击, 我倒觉得那位被讽刺的大妈有着比这位靓妹更超前的思维. 时间的原因, 我先写到这.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