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注: 此文纯属胡乱瞎侃, 严禁砸砖. 纯金纯银, 翡翠玛瑙值钱的除外.

“既然男人, 将女人分成了三六九等, 那么咱也要将男人象挑西瓜那样, 挑上一挑.” _ 小胖说.

小胖二八, 爱吃西瓜. 吃的出好坏, 挑不出生熟. 这可急坏了胖她妈. 想有一日, 小胖终究要嫁人远去, 吃不上可口的西瓜可怎么得了. 俗话说, 小棉袄的女是娘的心头肉, 心头肉爱吃的东东, 做娘的是绞尽脑汁也要变将出来的. 怎奈这教了又教, 小胖就是不得要领.  说来也怪, 胖儿听音乐是过耳不忘的, 朋友弹琴多半音, 少半拍的, 她都会斜人几眼. 独独的, 这么简单的几个咚咚, 砰砰的高高低低, 小胖就楞是听不出来.

胖妈认为这挑瓜是再容易不过的事了, 可小胖却觉得难得象没有准确答案的论证题. 胖妈为了不打击小胖的积极性, 故意让小胖从买回家里的西瓜堆里挑一个. 胖儿也是挑不出那好的来. 小胖的姐姐总是适时地打击一下小胖. 这从小胖出生那天起, 就落在心里的怨结, 时不时的就会弥漫在俩人中间. 准确地讲是姐姐那边. 小胖的姐姐绕过桌上小胖挑的那个瓜, 拨拉开她不中意的, 左敲右拍的再抱起一个, 切开后, 自顾自地捧着一半吃去了. 全家人也都称赞那剩小的一半挑的实在是甜, 只留下小胖那一半, 孤零零地摇摆在桌上, 无人问津.

只有在那时, 姐姐的心情爽的不得了. 多年失宠的积怨, 在众人称赞中受到了安抚. 小胖不解地看了一眼姐姐, 她不太清楚, 为什么姐姐总是故意地贬低自己. 小胖的姐姐得意地送过来个微笑, 她挑瓜的技术已经不再是单单地为了吃好瓜了, 而是在炫耀. 这姿态充满了火药味, 随时都准备冲着被家人疼爱的小胖扫射过去. 小胖的姐姐总认为, 是小胖夺走了她在家被宠爱的地位.

小胖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没有接胖妈递过来的那一角姐挑的西瓜. 闷头吃自己的那一半. 胖爸看了着急, 于是赶紧起身去拿白糖罐过来. 他一边给小胖往她的那半西瓜里放糖, 一边跟小胖说:”挑瓜的声音, 咚咚地, 象泉水一样, 一听不就听出来了吗?”

胖心里正有些莫名的委屈, “这些瓜都是你们挑的, 应该个个都熟才对! 你们不也挑不好” 胖噘着嘴, 不服气的说.

“呦,” 胖妈接过茬去: “你买一两个, 挑最熟的. 咱这夏天里, 一买, 就买十几个, 都挑太熟的, 不都放坏了. 瓜熟过头, 就偻了”

小胖抬头看胖妈的时候, 从胖妈的胳膊缝里, 与姐不屑的目光不期而遇, 小胖的心被刺痛了一下.  虚荣心的膨胀让小胖决心要偷偷练好挑瓜的本领. 怎么练还没想好, 那就先把胖妈,胖爸平时教的先记下来, 小胖心里暗暗地合计着. 那晚, 小胖在日记中写道:

“想要放久的西瓜, 不能挑太熟的, 否则很快就变偻了.” ___ 妈妈说

“就象太老练世故的熟男人, 外表好好的, 里面已经馊了, 不长久.” ___ 小胖说

正值青春期的小胖, 虽然立志要学会挑西瓜, 可还是在男情女爱上面开了个小差…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