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中国人骂人喜欢骂人为狗, 似乎骂的还不够理直气壮, 偏偏还要摆上典故, 似做学问, 骂人也要有理有据了起来. 于是, 就劳烦鲁迅大人作为有力的证据频繁地闪亮登场. 近来有一种趋势, 骂人为狗者, 多是爱国人士, 似乎谁要是对中国不敬, 立刻端出一狗来与谁看齐. 如若再能凑上几句名人的名言, 就算是没有尾巴也能颇为得意的摇晃几下. 这里面也不乏有对中国现状不满的人士, 怎奈依然保持着喜看家护短的优良传统, 大有我可以吠, 而门外之人不可以出声之势. 倘若有个动静, 一律以狗对待.

骂人的戏, 从来不是唱独角的. 这就又有了一批自许为有着远见卓识的高瞻远瞩之士. 于是一句贱民, 佯仗着鲁迅大人的撑腰, 呼啦啦地将成千上万的人们贴上阿Q的标签. 这骂人为贱民的人士, 多是反共, 反政府的人士, 只要谁稍微认可一下共产党的政绩, 那就和阿Q站的不远了.   怎奈这些人一边痛骂共产党不关心民众, 呜呼哎哉地呼唤着良心, 一边又轻蔑地骂着这一大批混在民众里的贱民. 很难想象, 如果这些人士一但执政, 会是怎样对待这些阿Q式的贱民, 会和被TA们口诛笔伐的共产党有何区别? 想必鲁迅看到这猫哭耗子的情形, 也只好让阿Q挠挠头, 说着碗大个疤的台词了.

骂别人是狗的人和骂别人是贱民的人, 是一种人, 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只不过刚巧站在了不同的立场上. 今日, 不真正把人民的生命, 人格当人对待的人或执政党们, 和这些口口声声将人们骂为贱民的人也是一种人.

这真的很悲哀, 因为不是换个政党那么简单就可以解决的. 即使把阿Q们后脑的愚腐小尾巴去掉, 恐怕阿Q们也唯有张着大嘴变成阿O了. 这些贱民们能选谁? 选了谁, 还不是会碗大个疤的命运.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