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被抓去当壮丁, 角色是充当心理医生, 干的是江湖骗子的差事. 却也自得其乐了起来. 夫说, 我这是无用功. 友说, 与我说过话, 心里好受多了. 于是, 沾沾自喜. 这一个多月来, 她不停地在原地打转, 我反着转圈进行围堵, 怎奈远水不解近渴. 索性建议去看真正的心理辅导医生.

友说先回国静静. 顺便回国找个心理医生, 就不在这里看了. 过几日, 却传来笑话. 她家亲戚说, 去医院找熟人问问. 结果说, 有几个转行了, 有几个已经住精神病医院了. 如果要找正牌的, 得去精神病院, 拉几个精神病人来给她看. 当然, 现在医院里都是他们这些还算正常的冒牌货支撑着精神科.

我俩在电话的两头哈哈大笑, 笑后的空气里弥漫着一点点的悲哀, 游荡在真假之间, 在真实的人生和虚幻的梦想之间. 人活着真累, 尤其是中国人, 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我没敢, 因为我要充当医生.

亦或是我懒得叹气. 亦或是我这样一个上不得厅堂, 下不得厨房, 既不淑, 也不才的懒女人也没啥资本好叹气的.  更何况, 也没有哪个女人爱跟我比谁懒的. 人这一生, 在某一个领域里能名列前茅, 着实的不容易, 就此心安理得, 也顾不上花力气叹那口气了.

走路的时候, 不妨学学螃蟹, 横着走会. 说不定会帮助自己走出怪圈, 改变人生的轨迹, 不会总在一个地里不停地打转.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