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内心对你的感谢, 并不只是由于那盘意外的扇贝, 而是那盘热腾腾的, 悄悄端上来的红烧肉肉, 因为我在一篇文里曾说过爱吃不会做, 也想, 或许是我自作多情吧, 但总也留意着你的一言一行. 今日之为, 肯定是以怨报德, 小人的定义有多种, 但以怨报德肯定是小人所为, 不是么?

首先我想告诉你, 那留言不是骂你, 而是学着你的腔调, 说出她认为的, 你真正想说的话. 你只要稍微静下心, 细看一下就会知道.

其次, 虽然是寥寥一行半, 与上下文不搭界, 可有可无的文字,  让我这个不太在网上晃的人, 都知道你是在说谁, 那么我想有一部分人, 也都知道是谁吧?

那网名的出现, 少说得有两年了, 这网名不曾去过的人家, 都知道她是谁, 可见在一定的范围内也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了. 既然你的不点名却让大家知道是谁的行为, 可以被赞扬成是敢作敢为, 那么她用了一个小圈里公开知道的网名回应你, 也没什么可指摘的. 不显山, 不显水的争论, 有何不可呢?

她的那贴,应该也有一年了吧. 摆明是转发. 贴下留言早有多名这博里同你一样的名人, 指出你说的问题, 一篇嘻哈. 既然曾经握手言欢, 却不见你的身影. 不屑么? 不喜挑事么? 为何要在多日后, 用这样居高临下, 讽刺的口吻讲出来, 尤其是根本在那文章里可有可无的一段文字?

你的留言是有审查的, 既然知道对方是女性, 却把那样骂人的留言, 放了出来. 如果那留言不需审查, 就不是生人, 有这样的朋友?  呵呵, 这也是我今天决定陪你做小人的原因.

你觉得象我这么想的, 这么看待这件事的人, 只我一个么?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