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这不是什么好词, 可我细想了想, 长这么大, 没少占便宜. 不仅如此, 还颇有些知错不改的感觉.

冬天我闲冷, 小小的我就赖在爸妈的床上, 把凉凉的脚放在爸爸的肚子上. 爸爸一边用大手握住我的脚丫给我捂暖, 一边说”嘿, 怎么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 我咯咯地乐着, 又用一双凉凉的手去挠他的痒痒肉.

那时他在很远的地方工作, 一个星期只回来一趟. 懵懂年岁的我, 每次都粘着他抱. 他会说:”你看谁家的小孩这么大了, 还让父母抱?”

“有” 我很认真的跟他说.

“谁呀?” 他第一次听我这么说的时候, 很纳闷.

“我” 我哈哈地乐着. 爸爸先是一愣, 接着也笑了起来. 那一幅画面, 清晰的印在我的记忆里. 以后, 我们重复了很多遍这个对话, 乐此不疲.

前几年, 我回去正敢上热播五十年金婚那部连续剧. 看见那个奶奶嚼了东西喂孙子, 觉得很恶心. 话刚一出口, 爸妈异口同声地:”你忘了你小时候, 就等着你爸/我给你嚼崩豆吃?”

“小时候, 你坐在我腿上. 我一问, 你嚼地动吗? 你就装模作样地赶紧摇头.” 爸见我一脸茫然, 又补充了几句……

他很爱吃零食, 回家都买一大堆花生, 瓜子, 话酶, 崩豆之类的. 有一种崩豆, 闲闲的硬硬的, 很好吃. 我见他吃, 就会跑去坐在他的腿上, 等着他嚼给我吃. 或许他是怕妈妈说他, 于是他就问, “你嚼的动吗?” 我就摇头.

呵呵, 我怎么会忘了呢. 我其实是不好意思承认. 我只是因为才知道, 我的小伎俩早就被他俩识破, 而有些不知所措…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