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我刚上初中那年, 妈妈说让我学洗衣服. 我心里不乐意, 板着脸在那准备. 老爸过来摸摸水,”水够不够热啊?” 见我不搭腔, 就笑眯眯地自己找话, “哎呦, 长本事了, 会洗衣服了”

妈妈从厨房那边出来, 冲着老爸说: “你别往那凑.”

“我看看水够不够热.” 老爸边解释边往屋里走. 等老妈回厨房, 老爸就又愰到我身边, “你看, 洗衣服得先洗洗领子和袖口, 说着他就拎过来一个凳子, 坐我旁边, 洗了起来.

“你怎么洗上了?” 老妈听见声音又走出来, “这么大了, 还什么都不会, 你想等将来咱俩挨骂?” 妈妈压低声音, 跟起身离开的老爸嘀咕了句.

“我这不示范怎么洗么.” 老爸小声辩解着. 不一会儿, 他又溜回来, 走过我旁边时, ‘随意’的问了句:”衣服这么厚, 你洗得动么?”

“洗不动,” 我闷声闷气的脱口而出, 皱着眉回头看老爸, 摆明了不想洗.

“那我帮你洗.” 老爸象是拿到了令牌, 迅速地和我换了个位. 一双大手飞快地搓着衣服. 这一洗, 流转了多年, 洗了一个还赔回一个, 外带饶的一个. 爱占便宜的人马逐渐扩大.

“爸, 明我那安空调, 我中午回不去.”

“姥爷……. 我的车又被扎了.”

“爸, 我们家没电了, 您明给我们买点.”

“爷爷, 明我考试, 早点给我买煎饼. 要四个鸡蛋, 我就吃皮.”

老爷子, 只具备了任劳的美德, 任怨还暂时寄放在老太太那. 他时不时的就会发发牢骚. 怎奈手心手背都是肉, 只好跟自己的老伴抱怨. 老太太没事就传传消息, 下达下精神. 大家觉醒了一番, 姐姐带头, 为了表示心疼老爸, 就把她家装修房子监工一职分给了别人.

这人总占便宜成习惯, 你不让他占, 他别扭. 殊不知, 这人被占便宜成了习惯, 一次没被占成, 他也别扭. 这不, 老爷子对这次被下岗, 没当上监工大为不满. 老太太捎了口信, 占便宜小组趁老爷子吃完晚饭散步的时间, 开了个占便宜研讨会.

“他说累, 我不就是怕他累吗.” 姐姐委屈地说.

“你还不清楚咱爸, 他就是满心欢喜, 满脸的皱巴” 我根据自己多年占便宜的心得, 主动发表一下高见.

“对, 对” 妈妈微笑着连连点头, 及时地给予肯定.

“还真是这么回事.” 嫂子忽然开了窍, “你让他干, 他不高兴, 你不让他干, 他更不高兴,”

“你那意思是, 横竖老爷子都觉得不划算, 还不如先让咱们高兴?” 还没等她说完, 哥就把话接过去了.

哄堂大笑之后, 按照上有政策, 下有对策的指导方针, 新一轮战术闪亮登场…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