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你看人家老外都比你会使筷子” 他朝旁边那桌挑了下眉, 嘲讽地说.

她总是拿不好筷子, 手握在筷子头, 一双筷子交叉成X形. 长这么大, 除了老妈, 也就是对面这个人, 没事跟她怎么拿筷子过不去. “筷子只是工具, 能吃到嘴里就好了.” 这是她的口头禅, 然后就夹一块大肉肉, 示威地放进自己的嘴里. 然而今天她却没有心情象往常一样, 反唇相讥. 角落那盒月饼时不时的晃入她的视野…

“别把筷子拿到头” 老妈总是不厌其烦地叮嘱着, 甚至手把手的教她拿筷子. 她认准了筷子只是夹东西的, 怎么使都可以, 气得又吼又叫, 老妈只好作罢. 但一有机会, 就又轻声提醒. 直到多年后的一个秋天, 她把他连带一盒月饼领到了妈妈的面前:

“哎, 我就知道, 这孩子会嫁得离我远远的.” 老妈的提醒变成了一声叹息, “从小她就拿筷子拿到筷子头.”

从那天开始她才知道, 拿筷子越离上面的筷子头近, 就会嫁得越远. 她笑说那是迷信. 一双筷子不过几寸, 她那时不懂区区一小寸的距离能有多远…

“我妈从小就不让我拿筷子, 拿到筷子头, 要不, 我就不会离她这么远了.” 她懊恼地望着他. 她有点想家, 有点委屈, 还夹杂着一点后悔. 但她说不清, 是后悔嫁错了人, 还是后悔没拿好筷子.

对面的他慌忙探长了身子, 伸手抓住她的筷子, 使劲地把她的手往筷子中间挪. 他以为这样, 她可以离他近些.

一阵窃喜在她的内心偷偷地荡漾开来, 她得意地收回目光. 忽然间, 她又瞥见了那盒月饼. 幸福的脸象秋风扫过后的花朵, “现在拿进了还有什么用啊, 都已经这么远了” 她凶巴巴地埋怨着.

对面的他愣了一下, 忽然象是想起了什么, 连忙又探长了身子, 伸手抓住她的筷子, 把她的手使劲地往筷子头挪. 他刚刚才算过帐, 他应该代表筷子的这头.

从那以后, 他不再嘲笑她是否使筷子使得正确, 他只关心, 她是否拿的, 离筷子头近些, 再近些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