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说来惭愧, 莫言的小说没看过. 不要说评, 连感想看法应该都无从谈起, 我还竟然有话想说. 比起这莫言二字, 倒也佩服起自己的勇气, 真真的无知者无畏, 顾称自己是盲人摸象.

近几十年的中国小说, 多年不学无术的我几乎没怎么读过. 偶尔翻起几页, 却无法继续, 于是看头, 看尾, 随意挑选中间几页, 算是交差了事. 更有些书读了个梗概, 竟再无兴趣拿起. 我对那些在一个模式底下的产品充满了厌恶和抵触. 间或有友推荐好书, 我也是点头称好, 却迟迟没有兴致去买或借.

临出门前, 听说有中国的作家获奖, 心里自是高兴, 打算顺路买几本. 转机中国几个大城市,  竟没看见莫言的书. 满架的名人录, 发家致富, 攻关技巧,  钞, 抄, 炒, 吵. 没时间去大书店, 想上51找在线读书的链接, 却打不开, 这才意识到我是在中国大陆, 一个进, 出都需要签证的地方. 我无奈地冷笑, 笑容邪恶

香港街边的小摊上, 偶然瞥见莫言获奖的报纸被放在明面, 早已过气的新闻还在这里被谈论. 香港, 台北机场里的小书店, 莫言静静地占了一席之地, 怎奈我的行囊已满, 对这个没被大陆封杀的莫言失去了兴趣. 倒是在等机时, 看了一些对他褒贬不一的评论. 因为这两个似是而非地被同样称做中国的地方, 可以任意的上网, 可以任意的出入.

评论中, 对莫言的褒贬, 成败皆是他的文字. 我的思绪无端地飘散开, 联想到了另外一个毫不相干的人, 邓丽君, 一个用歌声俘虏了中国大地的人. 她的歌声未必有那么美, 美到可以席卷中国. 然而在当初那旋律单一, 步伐一致, 人人都象从生产线刚下来的玩偶的年代, 无疑是一个重磅原子弹. 莫言的文字是否也如邓丽君的歌声一样, 冲击了那些干涸而又叛逆的心田. 喜爱他的, 也多是早期就接触过他的作品的人们. 而如今, 人们有了选择, 可以取舍, 喜恶便随之而来了.

从摘录上看到的文字里, 感觉莫言借助于比喻, 在夹缝里将被压抑,扭曲的灵魂释放出来, 这无疑是给当时国人的思想里开了一个小洞. 只是, 现在的中国人需要的不仅仅是视觉的冲击, 心灵的震撼, 从被震塌的缝隙之间窥视外面的世界, 人们需要更广阔, 自由的天空…

有中国人获奖, 总是好的, 相对于那个全民皆兵的年代, 人们没有一窝风的欢呼或痛贬, 也是好的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