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 酒足饭饱, 推门回家, 香香一屁股就坐在了沙发上. 摸着吃撑的肚皮, 望着窗外一树的梨花, 啥都不想做. 臭臭倒是很自觉, 忙东忙西的消消食. 扫完地后, 想是一屋的阳光勾起了他的兴致, 竟自得自乐地打起了太极.

香香似乎也来了兴致, 目不转睛地盯着看. 臭臭以为香香在欣赏他, 打得越发的讨好卖力, 还故意在左摇右摆之间抛来很多媚眼.

“如果把你的袜子弄些洗衣粉, 这样就可以顺便把地也擦干净了.”香香很拽地说.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