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 记得老爸总这么说老妈 谁都有个头疼脑热的, 于是妈妈就是家里的治疗师. 按摩, 拔罐, 刮砂, 还有放血, 就是用针扎脑门或手指, 然后再挤出黑血. “哎呦, 你轻点” 老爸在那嚷嚷, 然后就冲…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