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写成理想, 因为每次都真的只成了理智地想. 自己都不好意思再把减掉十磅写下来了, 每年都说减, 每年这十磅都跟着. 妈说我出生的时候就这么个份量, 都跟了我几十年了. 想想拔罐子的时候, 这…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