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初暖乍冷的春宛如的少女的情怀, 忽冷忽热的苦煞了揣摩天气预报的小伙, 怎么也摸不准下一刻的温度.

那年的春天刚暖了几日, 我迫不及待地收冬衣, 你一如既往的笑. 说来也怪, 偏偏就有这奇事, 每每中招. 冬衣刚被收起, 不期倒春寒的回马枪, 寒风中的我瑟瑟发抖. 双手本能的缩进口袋, 指尖触到一个小小柔柔的棉团, 暖暖的.

你爱买, 我爱丢. 你捧了各种小东西如获至宝, 我的喜爱却在价格的高低之间取舍. 于是你是没有品味的, 于是我是奢华的. 花花绿绿的一元小手套, 常常被你的三五成群的买回来, 然后塞满大大小小的衣兜, 以备不时之需. 我总是固执的攥住我的小羊皮, 鄙视的把小手套丢在一边.

我爱狡, 小手套加在一起的钱可以买个漂亮的羊绒里小羊皮, 这种行为纯属浪费. 你会辩, 只不过如同我的一个手指套的钱, 丢了还有, 更不会心疼. 我们站在各自的阵营, 我戴着虚荣的花帽, 你顶着老土的头衔. 老土的你尘世上许许多多, 默默地耕耘生活的点点滴滴, 平凡微小, 小到可以被忽略不计, 随意丢弃. 虚荣的我芸芸中形形色色, 追逐着人生的种种巅峰, 耀眼的光芒让人迷失, 在沉重的背负之间取舍, 患得患失.

你爱买, 我爱丢. 那日我忽然顿悟, 原来你爱买, 是时刻准备给出去的, 而为何我爱丢? 我掏出小手套带上,  我不惊讶我的外套里会有一元小手套, 我甚至知道我的很多外衣里都会有, 只是为何我从不记得?

轻巧柔软的小手套, 暖暖的, 在一个个猝不及防的寒凉日陪着我, 如你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