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除去挂在脖子上的粗大金链, 就属他手腕上的那串小叶紫檀佛珠夺人眼球. 精瘦的身材反衬出佛珠的硕大, 链条的粗壮, 不知是谁在装饰谁. 他时不时的拿下佛珠盘玩, 执咒, 模样虔诚, 惊得刚结交的小女友也不由自主的收起了任性, 生怕踩破了素质的红线, 被人瞧不起是那条长长的杠, 无关对与错, 无关是与非

从什么时候刮起佩带佛珠的风无从考证,  本就是商家的噱头, 上帝们却禁不起大悲咒语, 跟着一起煽. 因此无论是什么风只要能刮到中国都会异常迅猛, 起点十级以上中国风的标准. 大如中国的崛起, 动车的速度, 小如绿豆的价格, 大蒜的热卖, 什么都会骤风即起地爆发在一夜之间. 一夜之间爆富几亿, 一夜之间爆贪几亿. 就连用来一夜情的情人, 都可以犹如雨后春笋, 一下出就爆出成百上千的. 可见中国的领导人是多么的骁勇, 可惜不在战场. 只不过种田在床上, 不接地气的. 文革的时候才无聊要编亩产量, 现在革命成功了, 都是实打实的亩田, 只管辛苦耕耘占有, 不问收成

这现象咋一看不得就理, 细思源由倒也颇简单, 简单到那年四月渥太华首府上的红旗飘飘; 方向模糊, 模糊似北京上空朦朦胧胧的天, 混淆着坦克前后人群的视线, 在渺茫的昏暗中找寻方向. 忽一夜醒来后的天空中绽放出一点久违了的蓝, 风过之处, 有一群人在寒冷中麻木地欢呼赞美, 而另一群人却愤怒地咒骂. 嘈杂喧闹象及街对面的庙宇, 大殿前四大凶神恶煞下熙熙攘攘的人群, 大殿后诵唱的大悲咒语里争先恐后上香的信众

今逢十五, 他领着小女友逛了一次寺庙, 打从哪边的门进, 哪边的门出, 哪个门走的是那些不懂佛教礼数的人, 讲得头头是道. 声情并茂处忽觉嗓子眼里有点堵, 清了下, “哈, 吐” 一口粘痰飞过佛的眼皮, 落在了众佛脚下, 冒似试探佛的道行. 关公的脸仍是红着, 大肚佛还是笑呵呵, 众信徒依然故我, 模样恰如佛的脸, 不那么生动,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拥挤推搡, 你拜我也拜, 你磕我也磕

他回过头来接着跟小女友高谈阔论. 自许是有信仰之人, 讲的是慈悲为怀, 与人为善, 当面不可指摘. 闲时盘绕在他心中的高矮胖瘦, 此刻都识趣地隐退. 小女友听罢, 顿觉飘飘然, 忽地沾了佛气, 自觉高人一等. 于是小心谨慎的和他一起礼佛上香, 生怕遗失了自我烘托出的高贵素质. 他俩求了平安求健康, 求了钱财求富贵, 求找对了人家然后还要求贵子… 然求谁做事都要有个报酬, 求佛自不例外. 他在裤兜里边捻边盘算着今日所求的价码, 想着这个新结识的女友还算鲜亮宛如市场刚上市的水蜜桃, 于是他狠了下心, 使劲地捻了两大张, 豪放地掏了出来丢进公德箱里, 然后领着小女友大摇大摆地走出了庙门. 阿弥陀佛, 公德圆满了

他们走到庙门不远处的公车站停了下来, 趁等公车的间隙, 他悠在地点燃了支香烟, 另一只手不停地捻动佛珠, 自顾自地蹲在道边边念佛边抽着烟. 烟过大半, 他看见站在不远处靠近路中的小女友朝他招手, 这才发现车已进站了. 他匆忙站起, 顺势将烟蒂丢在路旁, 正欲去踩, 不知怎的, 左手捻珠地力度没调整好, 线断珠落, 有几个也还在手里. 他慌不迭地捡起地上的佛珠, 随着把住车门等他的女友上了车

车过之处, 尾气撩起了阵不起眼的风, 众生不觉, 只有道边的一片树叶晃了一下, 树叶下一颗佛珠依偎在一个燃着的烟蒂旁若隐若现, 忽暗忽明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