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2018 的存档信息

可以慢,但不能停。

我們在同一段青春,經歷不同的困惑,好在都可以有最好的結果。 我們大學有個小代班主任制度,學院挑選幾個平時聽話、愛學、願跑腿的大二學生,分配到新生班級給輔導員幫忙。 當時,我負責新聞3班,像帶成年孩子一樣負責查寢、點名和答疑解惑。 新入學的大一學生,臉上都泛著暑假還沒揮霍乾淨的荷爾蒙,像早市上鮮活的小龍蝦,揮著兩對螯爪,四處亮相問好。 軍訓過後的迎新晚會…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