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2018 的存档信息

那般懵懂無措

阿柔是我本科時的同學,她來自農村,身材高挑,長髮披肩,笑起來眼睛很迷人。從小在城市長大的我,起初和她並沒有什麼共同話題。和她聊明星八卦時,她總是先使勁地點點頭表示認同,然後用手捂著嘴,偷偷地追問:“可是……他到底是誰啊?”和她聊未來環遊世界的夢想時,她總是羡慕地注視著、支持著,仿佛一個小女孩隔著櫥窗看到一件昂貴的嫁衣,喜歡,卻清晰地知道那不會屬於她。… (阅读全文)

试看你的理想有毒吗?

看职场节目,其中一位男嘉宾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大学学的英语专业,毕业后在一所学校教英语,由于没办法有效管理学生,辞职去南非做销售工作,又因为在南非没有价值感,故回国。此人的自我介绍中说不善交际,寄兴趣于花草之间,但是找工作的唯一要求就是做销售工作。当时,在座的500强企业负责人不停地告诉他:“从你的介绍到今天你的表现来看,我确定你一点儿都不适合做… (阅读全文)

试看你的理想有毒吗?

看职场节目,其中一位男嘉宾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大学学的英语专业,毕业后在一所学校教英语,由于没办法有效管理学生,辞职去南非做销售工作,又因为在南非没有价值感,故回国。此人的自我介绍中说不善交际,寄兴趣于花草之间,但是找工作的唯一要求就是做销售工作。当时,在座的500强企业负责人不停地告诉他:“从你的介绍到今天你的表现来看,我确定你一点儿都不适合做…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