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玉蘭:我教老外學漢語之吃吃喝喝

字体 -

不少在國外學過漢語的人,到中國再學一段時間後就產生了一種受騙的感覺,因為他們發現,中國人之間根本不怎么說“你好”,他們更常說:“吃飯了嗎?”。然後,再過一段時間,又產生了另

一種受騙的感覺,因為中國人說“吃飯了嗎?”並不是要請客!但是終究,他們還是由此感受到了“吃飯”對中國人是一個多么重要的話題。

入芝蘭之室,久而不聞其香。我自己雖是吃貨一枚,但還是在外國學生的啟發下,才發現以我為代表的中國人是多么執著於“吃”!

若幹年前,我剛到德國工作,時值深秋,教學樓旁邊一棵大樹結出了累累碩果,陣風吹過,小果子嘩啦啦地掉落到地上。我隨手撿起一個果子,走到教室裏,很自然地問了一句:“這個能吃嗎?”

結果,學生們居然都面面相覷。過了一小會兒,一個學生打破了沉默:“老師,為什么你問這個問題?”

呂老師:“看到不熟悉的果實,當然要問這個問題啊,要是你,你會問什么?”

德國學生:“我們一般會問,‘這是什么’?”

好吧。我不敢肯定我是不是能代表一般的中國人,反正如果不是跟學生這么一聊,我一向覺得,看見野果子問一下:“能吃嗎?”這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嗎?是德國學生給了我一條新的思路,現在

覺得,看見野果子問一聲“這是什么”原來也很自然哦!

過後,我認真反省了一下,發現我的教案的例句中,關於食物,飯館,餓,好吃等的關鍵詞占了相當的比重。並且上大學時老師教的東西都還給他們了,可是崔老師家的咖喱飯和郭老師家的鍋塌豆

腐我都還記得……好的,沒跑了,鑒定完畢,我是個吃貨。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