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718法师居士加东游记

侠肠义骨 - 2015年7月12日 - 115 浏览

字体 -

六月的多伦多不冷也不热,六月的旅游团不多也不少,6月6日这一天接到一个重要任务,带18个佛家弟子在六天内走六个城市,看六个景点,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个行程是专门为这些大师定制的,我拿到行程后心里有点虚,因为以前从来没有这么走过,用一个晚上的时间研究了这个行程会出现的各种问题,在某些景点还没彻底摸透的情况下匆忙出征,此次远征和我一起并肩作战的司机是个博士老板,为人厚道,直率,我们俩虽然第一次合作,但是一路上默契配合,就像老搭档那样克服了一个个突如其来的困难,攻克了一个个美丽如画的景点,最后顺利安全返回湛山精舍,圆满完成任务。

第一天早晨我们从湛山精舍出发,约好是早上8:00离开,由于女居士梳妆打扮延迟了出发时间,博士司机有点不满,因为第一个景点是乘坐千岛湖的游船,船是提前预定好的,如果晚了,后面就会有一串的麻烦,所以司机催大家赶紧上车,晚到的女居士上车前摆了一个pose,口中念念有词:阿弥陀佛,贫僧迟矣,司机博士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启动车辆,猛然开出湛山精舍,女居士还未坐稳,身体上下颤动,对博士司机敢怒不敢言。当车开出多伦多后,导游开始介绍今天行程内容:第一站是千岛湖游船,乘完船后在千岛小镇用膳,接着开往首都渥太华,在那里逗留一个小时,游览国会山庄,然后直奔蒙特利尔,夜游北美小巴黎,第一天对司机是轻车熟路,对导游来讲都是老生常谈。法师和居士们却兴致勃勃,聆听导游介绍着路上风光,最后导游让每位法师和居士做自我介绍,大家互动有无,快乐无比。导游和司机只记住了本地大法师,外来的法师一个没记住。晚上住在蒙特利尔岛外的一家连锁酒店,环境和设施及早餐都还不错,最后一天还要再住一晚此酒店,大家对此酒店颇为满意,只有一位女居士,对此酒店不满,此为后话。

第二天清晨,大家吃完丰富的早餐,法师和居士们牛奶咖啡灌满了一肚,大家匆匆离开酒店,向着今天的目标:魁北克最大的私人花园挺进,这个花园有个动人的名字:美天使花园(法语名:Jardins de Metis),美天使是法裔与当地印第安人结合的后代的名字,当地人管这样的混血叫Métis,中文可以翻译为美天使人。美天使花园是一座现代化的人工园林,里面有大约4000多种花草,是魁北克最大的私人花园,它是加拿大铁路局总裁夫人Elsie Reford从1926年-1958年间在此辛勤耕耘的结果。现在美天使花园每年都举行国际花园节。按照今天的行程要求,我们中午要赶到魁北克李姆斯基市吃午餐,然后参观美天使花园。里穆斯基市是加拿大魁北克省的一个下属市,该市市区人口11万多,连同所辖城镇人口共25万多人。它位于加拿大著名的圣劳伦斯河的下游,被誉为加拿大东部地区的一个明星城市。该市交通便捷,距魁北克市二个半小时的路程,距蒙特利尔市四个多小时的路程,它是我们要访问的六城之一,车上所有人对这个城市没有感念。我们从酒店一出来就被堵在高速上,前方有严重的交通事故,堵了将近两个小时,原方案只好临时改变,在魁北克城的一家自助餐完成了用膳。紧接着我们继续向美天使花园全速前进,经过里姆斯基市没有停车,大家一定要在关门之前占领美天使花园,女居士开始阴阳怪气地煽风点火:如果关门前赶不到美天使花园,就请导游把今天的费用还给我们,不然就请导游从车上跳下去。导游坚定的告诉她:你放心,一定让你进入美天使花园,欲死欲仙,否则导游从车上跳下去。最后在关门前的一小时,车到达了美天使花园,法师居士欢呼一堂,感谢司机的功劳,忘记了导游的贡献。他们在美天使花园里快活享受,东拍西照,不肯离去,一直到所有工作人员都离开了,他们才恋恋不舍的离开。晚上住到了NB省的坎伯顿市,据说这是三文鱼回流的故乡,由于季节不对,没有看到一条三文鱼。大家在失望中离开了这个曾被大火烧毁过的小城。

第三天薄云遮住了初升的太阳,大家带着遗憾的表情迟迟上路了,一路上导游给大家介绍怪石,鸟岛和坎佩斯国家公园,大家总是提不起精神,法师居士昨晚好像都没睡好觉,一个个昏昏沉沉,欲睡不醒的样子,司机从反光镜看到这种状况,提醒导游不要再讲了,再讲就该做梦了,导游停止了讲解,这时天气开始发生变化,多云转晴,太阳终于露出了笑脸,法师们一个个醒了过来,开始拍照沿海景色,那个女居士也从梦中惊醒,大喊一声:太阳出来了,自以为是她把太阳喊出来了,满脸的得意之色,完全没有女居士的淡定。接着她又叫导游在前方的休息站停车休息,正好前面有个儿童游乐场,司机把车停在了旁边,法师居士鱼贯而入进了儿童洗手间,出来后又开始玩儿童的滑梯,秋千和压压板,女居士玩得最欢,司机用鄙视的目光盯着她,女居士嘎然停止了娱乐。大家又继续坐车前进,一共开了300多公里终于看到了今天期待的景色:怪石和鸟岛。怪石有上亿年的历史,高:大约88米,宽:344米,象一匹卧槽马在喝水的样子,在平静的海面上非常显赫,法师居士纷纷举起相机给怪石拍照,照完相后导游带他们去用餐,导游自己饿着肚子为大家买船票,准备让大家登船上鸟岛。法师居士用完午餐晃晃悠悠向码头走来,上了一艘机动快船,船先围着怪石转了一圈,让所有船上人看到了亿年怪石的风化痕迹,接着快船驶向鸟岛,在岛的北边大家看到了海狮和大量的海鸟,据说有几十万只海鸟。登上鸟岛之后,天气骤然变冷,法师和居士们全钻进岛上唯一的礼品店,抢购厚衣服,居士们都买紫色的防寒服,法师们都买蓝色的户外服,耽误了不少爬岛的时间,有俩年轻女居士穿着高跟鞋,不想爬岛,在导游的劝说下还是尝试了爬岛的快感,感谢导游让他们有了这种美好的经历,导游原打算带大家从中部登岛,到达顶部后,再从北部悬崖峭壁处走下来,后来由于时间紧张,只好原路返回,只有两个年轻小伙擅自从悬崖峭壁处下来,还走在了大部队的前面。登岛也是此次旅游的六景之一,让大家尝到了登岛的甜头,看到了成群的海鸟,感受到了大自然的胸怀。这晚没有住在坎佩斯,而是住在PERCE,海拔只有5米的小镇,据说这里也是欧洲人第一个登陆加拿大的地方。我们住的酒店离大海只有十几米,导游告诉大家,明天早晨4:30 起床看日出,其实是为了赶路去乘大船出海看鲸鱼,大家都想拍日出,所以对早起没有太大意见。半夜里突然狂风巨浪大起,让人感到无名的恐惧,早晨起来后,看到的仍然是暴风骤雨,乌云密布,照日出的项目成了泡影,大家忧心忡忡,不知道下一个重要景色是否能看到,要开5,6百公里,又都是沿海的山路小路,对司机是一次严峻的考验,……

第四天冒着漂泊大雨默默离开海滨小镇PERCE,唯一的客车沿着海滨弯弯曲曲的小路勇往直前,车内一片寂静,车外雷雨交加,博士司机充满血色的双眼紧紧盯着雨雾茫茫的前方,导游在给大家讲出海看鲸鱼的重点戏,女居士插嘴说,这种天气能有鲸鱼吗?导游再次坚定回答:一定有鲸鱼,只是我们能不能看到它们而已,女居士又问:鲸鱼会不会撞到我们的船?导游回答:几百年以前也许有可能,因为那时鲸鱼多的让你无法开船,现在远远相望就已经不错了,居士还问了一些愚蠢问题,都被导游巧妙解答了,女居士自己都觉得没趣,又开始蒙头睡觉,导游告诉大家前面是晴天,今天一定能坐上豪华游轮出海看鲸鱼,大家半信半疑,私下议论,导游是不是在忽悠我们?其实导游早就给5百里外的码头打电话,确认那边是晴天,所以才敢跟客人说未来,绝没有半点忽悠法师和居士的意思。当车开出小镇两百多公里时,雨终于停了,天开始亮了,阳光出现了,大家又一次兴奋起来,开始狂照海景相片,弥补早晨未照成的日出相片。为了准时赶到码头乘坐豪华游轮,司机放弃了一个大风车的景点,据说那是世界上最大的风力发电机,大家都对这个景点早就没有兴趣了,一路上看到了很多风力发电机,已经达到视而不见的境界。客车沿着大西洋一直向东南方向前进,逐渐接近圣劳伦斯河,看到对岸的美丽风景导游又给大家讲了一段早期移民的经历:公元1000年左右,欧洲人首次踏足于加拿大。 红胡子埃里克曾在纽芬兰岛的兰塞奥兹牧草地建立短暂的居住点。自北欧殖民者之后加拿大有一段时间没有与欧洲接触,直到1497年意大利人乔瓦尼·卡博托为英格兰探索了加拿大大西洋沿岸。在16世纪早期,巴斯克及葡萄牙海员在大西洋沿岸建立了季节性的捕鲸及捕鱼点。1534年,法国探险家雅克·卡蒂埃探索了圣劳伦斯河,并在7月24日按着法国国王的名字将那片土地命名为弗朗索瓦一世。法师和居士们听得云山雾罩,莫名其妙,导游继续介绍:1583年,英国人汉弗莱·吉尔伯特爵士在如今纽芬兰的圣约翰斯建立了定居点,并宣称这是英国在北美的第一块殖民地。之后法国探险家萨缪尔·德·尚普兰分别在1605年于新斯科舍省的皇家港和在1608年于魁北克省魁北克市建立了北美最早的欧洲人永久定居点。在新法兰西的范围内,法裔加拿大人开始沿着圣劳伦斯河一带扩张,阿卡迪亚人也开始在大西洋省份定居,而传教士和皮毛商人并开始探索五大湖、哈德逊湾密西西比河流域一带。后来在17世纪中叶,为了争夺皮毛交易的控制权,阿尔冈金部落和易洛魁部落分别在英国、荷兰和法国的支持下发生了海狸战争。 正当法师和居士听的入神时,司机大喊一声:到码头了!接下来的场面跟昨天很像,导游带大家去餐厅用膳,自己饿着肚子给客人买票,买好票后客人已经吃完饭,打着饱嗝跟着导游上了豪华游轮,导游告诉大家去顶层看景非常美,导游自己钻到底层去买个热狗充实一下叽里咕噜的肚子,正当导游要付款时,漂亮的法国妞看着导游胸前的会员证,温柔的说了一句:TOUR GUIDE IS  FREE! 并帮助把热狗加热,从头到尾都带着微笑,导游不在乎几块钱,但是几天来的辛苦疲劳随着法国妞的热情服务云消雾散,4个小时漫长的观鲸活动,导游离开了法师和居士,躲在底层处于半休眠状态,偶尔和服务员聊聊天气,鲸鱼也是不太活跃,偶尔翻出水面露出白肚皮,引得大家一阵欢呼。最重要的景观在平平淡淡中消失,给大家无限的遐想和深思,……

第五天大家从酒店出发,先去参观魁北克古城,再去游览蒙特利尔古城,最后又住到来时的第一个酒店。在魁北克古城,导游给大家介绍古城历史,讲了英法战争时期的亚伯汗平原之战,法师和居士们听得津津有味,看着古城墙里的一门门大炮,回想当年的硝烟弥漫的炮火,以及留在老树下未爆的炮弹,让人们看到了历史的雄伟画卷,一篇篇缓缓的翻过,带走的是红尘滚滚的时代,留下的是文明古迹的城墙。BUS从魁北克老城开往蒙特利尔老城,沿着历史的足迹,继续开拓当年法国探险家的雄伟事业:皮草交易。导游正在给大家讲这段历史故事,女居士又开始发难:回到蒙特利尔不能再住来时的酒店,要换一家新酒店。导游问她为何要换酒店?她回答:来时住的酒店有鬼,所以必须换。导游对女居士说:以你的法力,还不来个半夜捉鬼,手到擒来?女居士很认真的说:我害怕鬼上门。最好让鬼都去你们的房间。导游司机是同一个房间,他们同时回答:我们不怕鬼!导游告诉女居士,酒店不可能换,如果非要换?首先这个酒店的费用退不回来,而且很难再订上同一个新的酒店,在旅游旺季,不可能当天在一个酒店订上10间以上的客房!女居士听后只得默认现状了,做了亏心事,害怕鬼上门。在蒙特利尔的古城里,法师和居士们走在当年法国贵族的马车行驶的石头路上,感受着当年法国人的华丽和风光,仿佛看到了裹着貂皮大衣的法国贵族夫人,在向他们招手呼唤,搞得大家一个个不由自主的开怀大笑,吸引了路人的好奇目光,也让法师和居士对蒙特利尔的老城留下了深刻印象。晚上在”缘“餐厅用膳,回到有“鬼”的酒店,大家一夜平安无事。

第六天阳光灿烂,大法师说要在晚上六点以前赶到钓鱼台餐厅,出席重大活动,这个活动要比旅游重要得多,今天的旅游项目确保女王大学,其他能游就游,不能游就弃。第一个项目就是上加拿大村,一个古老而又有特色的古代村庄,司机很久没去了,导游对去村庄的道路也不是很熟,只能靠GPS引路,导游为了让大家对此景点感兴趣,滔滔不绝的介绍该村庄的来历:上加拿大村实际上是一个19世纪60年代的上加拿大的一个缩影,为什么说上加拿大呢,这就需要从圣劳伦斯河开始说起。几个世纪以来它都是加拿大内部的重要枢纽。探险家和旅游者们害怕由于此河及其激流而引起的艰难甚至危险的航行。19世纪,为便利航行在Montreal和Kingston之间修筑了几个闸。四年后圣劳伦斯河道建设竣工,在此过程中8个邻水的村庄必须被摧毁。1958年当河道正式开通时,这些村庄由于河流水位上涨而消失。这些“丢失的村庄”中的大部分建筑和房屋被保存和搬迁,从而建立了上加拿大村。村内保持了十八世纪维多利亚时代的民风民俗。这是一个绿荫环绕的小村庄。这里有原始的建築和古老的手工作坊,如以水为动力的木材加工厂、以蒸汽为动力的磨坊、面包房、纺纱织布机、铁匠铺、鞋匠铺等等;有纯朴、开朗的“村民”,他们和蔼可亲,文明礼貌;这里有小商店,快餐店,小餐馆,旅馆,家庭医生;这里有小学校、报社、教堂、码头等等。博士司机按照GPS的指引在上加拿大村附近停了两次车,都没有看到村大门,大法师说了一句话,不要去村里了,直接去参观皇后大学,导游理解大法师的想法,俗话说:看景不如听景,导游把上加拿大村描述的如此细致,以至让法师们觉得没有必要再看了,何况下午还有重要活动,不知是哪路领导要接见法师和居士,其实加拿大的领导是很贫民化的,只是我们的同胞对领导有种顶礼膜拜的习惯。我们的车绕过上加拿大村而不进,直接南下去了金斯顿市,导游介绍了金斯顿市的特点,并在市政厅门前停下来,让大家下车参观,感受一下金斯顿市的民主和自由的气氛以及美丽的自然景色,女居士躺在车上不下啦,其他人下车后迟迟不愿回到车上,被美丽的自然风光深深吸引,忘记了时间,忘记了重大活动,在导游的高声呼唤下,才陆续回到车上,在经过女王大学时,大家再次下车拍照,又沉静在大学的学术气氛中而不能自拔,导游很纳闷,为什么大法师对女王大学独有情钟?该大学1841年根据维多利亚女王的皇家宪章建立,原为教会赞助学校。为了大学能够向更高层次发展,于1912年与教会分离,变为非教会学校。这所有着160多年历史和优秀传统的大学,是安大略省第二古老的大学,比加拿大联邦政府的成立还早26年。女皇大学是加拿大第一所可以授予学位的高校,同时也是加拿大第一所建立学生政府的高校。可以说,它折射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塑造了加拿大人的价值观和政治观,培养出了一大批知名的政治家与学者。 难道大法师也是该大学毕业后出家变成法师的?导游将来还有机会和大法师饮茶叙旧,所以就不再刨根问底儿,博士司机一路狂奔,在六点以前把客人送回湛山精舍,而不是钓鱼台餐厅,因为路上又接到新指令,所以又改变了方向,回到了出发的地方,旅游也是人生的缩写,从哪来又回到哪去,普通人无法改变这一轨迹。六天六城六景平静的结束了,18位佛家弟子感谢导游司机为他们做出的贡献,阿弥陀佛,一路平安!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