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14 10:26:44383 浏览

当我在球场上看到熟悉的弟兄姊妹时,忽然有种错觉,仿佛我从未离开,仿佛过去的半年已压缩成昨夜扁扁的一刻。这半年充满我心头的人事,还在那里,却褪成远景,仿佛电脑程序的切换,多伦多进程又成了鲜亮的前景。 时空是个奇妙的东西,距离的遥远也造成心理的遥远。除了那些让你牵肠挂肚的至亲至爱,你可以多少脱离另一时空的人事。所以有人在一个时空伤痛,另一时空忘却;一个… (阅读全文)

2013-03-14 04:01:121,275 浏览

我随爸爸去看他的恩师,一位今年100岁的老教授。他是中国化学界泰山北斗的人物,一直工作到两年前病倒才停止。 从小听了他许多高风亮节的事迹,我们全家都对他颇敬仰。他早年留美,抛弃国外的舒适回国建设新中国。八十年代初出国讲学,他省了七千美元,没有给自己买任何东西,却买了一台电脑给厦大。 在病房里,我看到老教授躺在那,鼻子上插着管子,象一个疲惫的孩子。他已经… (阅读全文)

2013-03-12 09:23:211,300 浏览

在我浪迹蒙特利尔的日子,有天忽然收到黛安娜的Email,告诉我她再PEI (爱德华王子岛)。当得知我在蒙特利尔之后,她说她要来看我。 我吃惊地看到两年未见地黛安娜,已是身材膨胀的孕妇。她诉说了之后的故事。 黛安娜在朋友的祝福声中渡过三十岁生日。一切皆美满,有事业,有良朋,有车有房,只可惜,终生无着。她此前与一美国人交往,还特地飞到美国去看他。——她不无得意地告诉… (阅读全文)

2012-12-03 17:06:211,381 浏览

夜晚走在渥太华的街头,我看到一家已关门的首饰店。店名与我一个久未联络的朋友黛安娜的女儿相同。可我以为她一直在PEI(爱德华王子岛),这家渥太华的小店会和她有关系吗? Google了一下,发觉这家店源自PEI,我打电话过去,果然是黛安娜的店。 黛安娜是我浪迹北京时的室友。从我认识她起,就知道她要嫁老外。崇洋媚外及带功利的爱情都与我当时圣洁得不食人间烟火的爱情观格… (阅读全文)

2012-10-31 22:10:23418 浏览

(一)求索 从小我是个很童话很哲学的孩子。 很小的时候,就会好奇“我”从哪来?为什么突然有个“我”?为什么我是我,不是别人?为什么我不能是别人?我盯着好友,想象着自己是她,正在做她所做的所有事情,可几分钟,我又回到自己的体内。“我”似乎只能与我这个身体和身份绑定,我是妈妈的孩子,不是别人家的孩子。妈妈再爱我,不能替我打针,替我痛。是“我”重要呢,还是这个身… (阅读全文)

2012-08-03 07:29:53696 浏览

中国、印尼、韩国羽毛球队员被踢出比赛,韩国申诉,印尼试图申诉,但中国呢?什么也没有做。 先看这事有没有申诉得理由。首先,新规矩不合理,给选手选择对手得机会。在此情况下,输球或节省体力也可以说是一种策略。在此前提下,对”尽全力比赛”可以有不同得诠释。其次,只要不是罪大恶极或大家都有共识的事情,一般都是先立规矩,后惩罚。如果事先没有把规矩和惩罚定义清楚,… (阅读全文)

2012-07-02 12:49:362,053 浏览

上次去湖心岛,还是父母来访时。租了自行车在岛上乱逛,绿荫的湖堤,还有岛心的喷泉,美则美矣,在自然资源泛滥的加拿大,也没什么稀奇。 这次team building,一行人乘canoe从多伦多划过碧波荡漾的湖面,至湖心岛,也就轮渡到鼓浪屿的距离吧。完美的天气,阳光灿烂,湖风微凉,不冷不热正正好。 回望多伦多,CN Tower和Rogers Center醒目地标志着多伦多地繁华市区。 安大略湖… (阅读全文)

2012-03-17 14:06:26414 浏览

地铁象个美丽的口号 在多伦多的上空飘来飘去。 建地铁的理由: 1. 世界著名的大都市都建地铁 2. 安静,不影响地面交通 反对建地铁的理由: 1. 士嘉堡的人口约60万人,密度只有3,161每平方公里。相对香港市区4、5万人每平方公里的密度,根本无法相比。在士嘉堡,到处可见house;在香港或中国其它城市,密密麻麻地都是高楼大厦。未来一百年内,也不可能有中国那么高的… (阅读全文)

2012-02-15 22:34:03146 浏览

http://weilinbee.blogspot.com/2012/02/jeremy-lin-on-goodtv.html 想起了《烈火战车》中的Eric,那位为神而跑的奥运冠军,为传福音到中国,舍弃盛名和舒适的生活,最后死在日本集中营里。何等圣洁而丰盛的一生,不计生死荣辱,只为神活。 ….. 为着世界黑暗的角落,我在这里。 为了那不曾被安慰的灵魂,我在这里。 ….. http://movie.douban.com/review/2064302/ 电影《火… (阅读全文)

2012-02-14 00:27:10380 浏览

在那抓到一本书就看的年代里,我读了妈妈从南洋研究所带回的《南风熏梦》,是南洋华侨的散文集,讲下南洋的游子乡愁。其中有句话印象深刻:如果一个人能爱吃榴莲,就能适应那片土地。 我在加拿大的冰天雪地里瑟瑟,感慨漫漫长冬何时尽,也有人对我说:只要你爱上了滑雪,就不会觉得冬季寒冷。 第一次去滑雪,是和洋人教会的青年团契一起去的,还是在魁北克一个著名的滑雪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