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温柔过.

2012年3月22日 ¦ 1,388 浏览 ¦ 作者: A Sue
字体 -
标签:

                                          

和友人喝茶聊天,因为是异性,所以他在抱怨老婆,聊聊孩子时候,突然问我:你温柔吗?我一噎,愣了一会儿,脱口而出: 只是曾经温柔过!

记得有一朋友是“老婆是拿来疼的”典型,刚到加拿大时候,每天等着打工的老公回来煮饭给她吃,别人劝她时,她娇滴滴说:“我不会做饭,我在国内连肉都没切过。” 我一听,看着自己逄头垢面,自怨自艾,气从胆边生,爆了个粗口:这世道,七字命真不能和八字比啊。 别人的老婆肉都没切过,老娘我活猪摆在我面前都敢杀了!活猪都敢杀的女人能温柔吗?

上周春假期间,带着孩子去公园玩,由于阳光明媚,照了几张像,意外发现相片中的我和20年前一张摆的姿势竟有些相似,只是20年的沧桑,人是物非了。体重每年以准确1斤的速度上涨,宽松的衣服挡不住虎背+桶腰+粗腿,几年超负荷繁重的累脖工和厨房的洗涤液已将我的手腐蚀得皮糙肉厚,从前的戒指再也套不进了;长期的睡眠不足使我的脸没有了光泽,有了点点滴滴的讨厌的“苍蝇屎”。

如果有今生来世的话,我敢肯定那小屁孩一定是个讨债鬼,从早晨吼着起床到踹着屁股弹钢琴,学画画,打拳,没一样让我省心,我活脱脱的就是那 (大话西游) 里的絮絮叨叨,啰哩啰唆的唐僧。这讨债鬼常常捂着耳朵反抗我的唠叨,这虎妈能是温柔的妈吗?

他爹,当初我也是美丽可人的乖乖女,被父母宠着的娇娇女,被你夸着温柔善良的女人。只是时势照人的时候,造出了连自己都不喜欢的俗女。 可是我很想让你明白: 当我通宵未眠,照顾生病的孩子,一大早还得连滚带爬去上班;或者很迟很疲惫不堪回到家,大爷你还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等着我回来喂饱爷俩时;当我半夜谈完offer 回来,一大早还得做早餐给孩子,送他上学时;我真的做不到温柔优雅,甚至当你用你柔软的手在钢琴上弹着美妙的音乐,而我在厨房手忙脚乱时,那时的我只想做一个古代故事里那个“焚琴杀鹤”的败兴女或者一个叫着河东母狮的动物。

我常常做着这样的梦:梦想着我也能被老公养着,宠着,不再为生活所迫,在家养养花,种种草,开开心心地做着家务,等着他下班,听到门铃声,拿下他的包,递上拖鞋,然后很温柔很温柔地对他说: 老公,你回来啦,你辛苦啦,饭在锅里,人在床上。

那时的温柔,一定是自然而然的。  

分享博文至:
» 归类于:女人 (全局), 生活, 音响 ¦ RSS 2.0 ¦ Trackback

6 条评论

  1. 2012年3月23日 16:13

    写得不错,支持一下!

  2. 2012年3月23日 17:36

    写的好,笑笑 再支持一下

  3. 2012年3月23日 17:40

    哈哈,有意思!我也很想温柔的,可惜没有那样的命。。。

  4. 2012年3月24日 19:23

    写得真好,也哈哈一笑,加多支持!

  5. 2012年3月24日 20:40

    谢谢支持!

  6. 2012年3月25日 21:44

    不仔细看,看不出来哪个是二十年前,哪个是二十年后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