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虫生涯 宝藏怪谭(中)

字体 -

Image result for 宝藏

借着酒劲,W君向我描绘改革开放家乡巨变——

公路进村,家家户户电灯电话。都江堰,武侯祠,随处可见他们村做的旅游纪念品。特色板鸭卖到南京上海,家乡美酒进入香港市场……

几年光景,过去需要救济的“老少边穷”一跃成为地方首富。过去,本村姑娘渴望外嫁,现在,外面姑娘倒贴嫁妆往里挤。外来务工者更以该村打工为荣。

“我们村长还上电视台,介绍改革开放经验,不断有兄弟县市组团来村取经……”

听他越扯越远,忍不住打断他,“你们村还有人记得那玉佩吗?”

他楞一下,幽幽地说,“没错,几年过去,没人再提那玉佩。媒体从早到晚改革春风吹满地,村里人都认为赶上好时代,感谢党的富民政策,直到十年后……”

我神经有点绷紧,“发生什么?”

“老村长退居二线,他儿子当村长”,我们都笑了。

“跟朝鲜一样?”

“对,一样!不过新村长不比金正恩。” 他笑着说,“那小子上台后,四处卖弄,成天各村各镇传授经验,帮助扶贫,把我们那点家底全教人家,一堆锦旗奖状,净玩虚的。”

“村里元老看不过去,别人都会了,我们吃什么?联名上书,请老村长开圆桌会议,叫训那小子。”

“会议开了?”

“开了”

“一个风雨交加夜晚,就在村礼堂,所有元老和文化人都被叫去开会,还有我。”

“那时你多大?”

“县里上高三”

“会议开始,一群阿公阿婆劈头盖脸数落小村长。那小子委屈,拿出一堆证据,反复说明,他传授经验,村里经济没受任何影响,相邻村镇也没因此脱贫,菩萨保佑,咱有财运!还举例子,一我村外聘经理,带技术人员,业务人员集体跳槽临县,另起炉灶,还撬走我们大客户,可半年就散摊儿了。相反,我村自己培养的副经理,就像我家后院那块破玉佩,虽不起眼,终究是宝,迎难而上,三个月又东山再起……”

“那小子真有口才,唾沫星子满天飞,眉飞色舞,大家由焦虑转平和,又转为欣慰,年轻人就是朝气蓬勃。”

“一开始,老村长不以为然听大伙议论,时不时打马虎眼,那毕竟自己儿子,可听到玉佩,忽然愣住,好像想起什么,呆呆出神,不知啥时候,脸色变了,盯着滔滔不绝猛提“财运”的儿子,一言不发……”

“几位老者听到玉佩,也若有所思互相对望,逐渐感觉不对劲,不约而同向老村长望去,一位老者更是长大嘴巴说不出话…..”

“Oh,My God !他们终于想起玉佩!”

“对!”

……

“会场逐渐安静下来……”

“小村长那份慷慨激昂无意中点醒大家?”我问道。

“对, 尽管浮躁年代,但村里老人不糊涂——千百年穷乡僻壤,何以就突然财运高照,一枝独秀?”

“你不说赶上好时代,党的富民政策好吗?”

“这种鬼话你也信?”

我无语。

……

“老村长站起身,踱到门口关上门,点上一袋烟,慢慢说,今天没外人,咱们静下来,想一想。这些年村里富了,可我一直想不通,总觉有点“邪”,祖上八辈农民,干“棒棒军”? 行! 可一夜之间,无师自通,个个变成农民企业家,不对呀!  运气是不是太好了?这十年怪事连连,可我们只想赚钱,没往深处想。刚才娃提到后院那玉佩,难道真是它?……当年老馆长可是让咱深埋超度的……我看今天不要记录了,大家随便聊……”

“姜还是老的辣!”我由衷敬佩。

“村办小学校长是老知青,这几年承受巨大压力——十年来,昔日状元村没出一个大学生!你说村里不扶持,冤枉,人家不但支持办学,还投资建校舍,花钱从成都聘请优秀教师,孩子上中学,村里还给巨额奖励!”

“校长颤抖着说,他尽了力,可无论怎样,总有一股无形力量拖后腿。举个例子,李家二娃是村里公认高才生,几次模拟考都全县第一。这些年鬼使神差,村里孩子上高中已成奢望,二娃子承载了全村人厚望 ! 高考那天,坐拖拉机去考场,哪想到,刚进车厢,不知哪儿钻出一条大花蛇,照腿上一口……

孩子不甘心,第二年再次高考,提前一天住县招待所,他爹怕孩子吃不惯,头晚送去可口饭菜,转天早上,二娃子却上吐下泻无法考试 ! 从此心灰意冷,去深圳打工,再无音信……。”

“校长带着哭腔,说本不想提,怕人误解,说他推卸责任,可总觉哪里不对,不是他的错……”

“众乡邻表情怪异互相望着,校长说得没错,人们早觉有问题,只是没往这上想,而这一切,又恰在我们供起玉佩后!”

他说到这里,我忽然想起一问题,“那时你正上高三,岂不是……”

“是啊,最害怕的莫过于兄弟我啊,几月后高考,天晓得发生什么!”

“旁边何家阿婆也凑热闹,说她家幺妹虽不如二娃子,却也聪明伶俐。去年高考,还没进考场,突然脚踝莫名骨折,被紧急送医,没摔着,没碰着,怎么就骨折呢?”

“听阿婆说完,会场突现死一般沉寂,只听到外边淅淅沥沥细雨声,大家都想到一件更可怕事情……”

……

“你让我写惊捒小说啊”,我插话道。

他没理我,继续往下讲。

“十年前,也就是从玉佩进村开始,村里不断有人骨折,但只限脚踝,而且毫无征兆,毫无缘由……”

“这倒奇了,骨折还有特定部位?”

“不但特定部位,还有特定性别和年龄!”

“what?”  感觉不可思议。

“只发生于年轻女性,无论本村姑娘还是外来媳妇,甚至年轻女游客,打工妹,无一例外,都会发生!”

“每个女子或迟或早发生一次,身体好的,很快恢复,身体差的,落下残疾。”

……

以前在国内管过安环,“说不定是工业污染……”,我试着解释。

他打断我,“我们向乡里县里市里省里都做过汇报,由于是改革开放模范村,上面很重视,先后来了几批调研人员和检查人员,除了吃喝玩乐找小姐,没解决任何问题。环保检测结果,一切正常。安全检测结果,没有隐患。卫生监测结果,符合国标。医学检测结果,没有遗传……”

“还是省里一位老专家比较负责,每天派人取水样,连续分析检测,终于发现,虽无污染,但水里缺少某微量元素,长期饮用,会骨质疏松,加上外部条件和年轻女性生理因素,导致脚踝骨折…..”

“虽漏洞百出,很多问题含糊不清,但总算有点靠谱。听说他还据此写论文,在国际上大受好评……”

“这不挺好吗?”我插话道。

“要不是后面的事,我们真以为他是对的。”

???

“省里委托老专家率工作组进行可行性论证,说要安装设施改善水质……”

“那天老先生一行四人进村,包括一位穿高跟鞋姑娘。吃完饭后,他们要去现场,姑娘换上我们送她的名牌旅游鞋,刚走两步,竟突然摔倒,哭不止,你猜怎么着?脚踝骨折!”

“真的?”我不敢相信。

“几周后,老专家一行再来现场,没有上次那姑娘,却有一位30岁左右少妇。”

“村长书记怕出事,劝那少妇回去,人家满不在乎,还捎首弄姿让同事帮她拍照留影。我们心都悬着,好在三天平安过去,他们要走了,上车前,少妇非要和老村长合影,就在摄影师按动快门刹那,她竟突然倒地,痛得大叫不止,终于骨折了!”

……

我听得毛骨悚然,究竟什么样的力量在左右这一切?

“接下来呢?你们怎么办?”

“一定是那玉佩!”他继续说。

“晚上开完会,顶着细雨,我们来到村长家后院。老村长指着远处一废弃柴房,供着玉佩的神龛就在里面。”

“远远望去,雨夜中,隐隐觉得一片幽幽蓝光罩着那小屋。再看长辈们,并无过多反应,想想也是,守着神秘宝藏,经常发生怪事,人们习以为常。”

“就那样静静站着,大家淋着雨,谁也不敢过去,呆呆望着远处蓝光笼罩的柴房……”

“良久,老村长终于开口,声音怪怪的——

“明天,去请老馆长……”




分享博文至:

    8 条评论

  1. 1. 端端 - 2016年2月21日 16:22

    我也是你的粉丝,一篇不落的看。

  2. 2. TonyHan - 2016年2月21日 16:48

    谢谢[email protected]端端

  3. 3. ljzhang - 2016年2月21日 23:26

    这文笔!干除虫可惜了!

  4. 4. david-davidabc - 2016年2月22日 00:48

    一篇不落的看…也是

  5. 5. Rosemary - 2016年2月22日 19:40

    写的真好.

  6. 6. طراحی لبخند - 2016年6月30日 06:55

    good site . very perfect

    اصلاح طرح لبخند

  7. 7. آموزش موسیقی - 2016年7月23日 14:11
  8. 8. طراحی داخلی در اهواز - 2016年9月23日 18:01

    Your site is really nice Thanks Thank you for publishing this articl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