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后院隔着老印家的一扇Fence 终于经不住这几天的大风, 倒了。我拿了个铁棍好不容易给支了起来,不知能否撑过这个冬天。这事儿要和老印商量一下,也有他家一半啊。照理他应该比我更急,Fence 一倒,他家那只老叫唤的大狗只好拴着啦。

下午我回家时,老印已经在后院和他儿子一起把Fence修好了,正在加固周围的几个桩子。看来用不着我帮忙了。

“干得不错,需要帮忙吗?”,我走了过去。 “这就完了,这个冬天应该没问题了”,老印探出头来说。 “那太好了,我正准备和您商量呢,您先我一步了。” “没问题!家里还好?”, 老印又拿起一棵钉子。 “好极了,生意怎样?” “起起伏伏吧,就等着圣诞旺季了,今年希望更好一些”, “差不了”,我望了望老印身后的院子。“狗还在遛着哪?” “没,两周前她死了” “死了?”,我这才意识到好象是有日子没听到狗叫了。 “遗憾听到这事,你的狗多老了?” “她跟着我们快十二年了”, 老印用榔头把那棵钉子砸了进去。 “那是高寿了,狗寿乘七,应该是八十四岁” “对了,没什么可抱怨的了”,老印用手摇了摇中间的桩子。 “这么处理的?” “烧掉埋了” 。。。

天黑了,那天晚上好象少了点儿什么。 狗真的不叫了。。。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