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保健方法从来就是一阵一阵的。在鱼油,海豹油温度降了后,现在火的是绿蜂胶。早些年间的花样还有“喝凉水”,喝红茶菌,“甩手疗法”等等。但最邪乎的还是文革期间的“打鸡血”。

打鸡血就是抽取几十毫升的公鸡血,进行皮下肌肉注射。据说是大补,且治肾虚下寒,脾胃虚弱,阳萎不举,伙食不思,体虚乏力,面黄肌瘦,半身不遂。对早泄、遗精,脑中风、阴道搔痒、不孕症、牛皮癣、脚气、脱肛、痔疮、咳嗽、感冒(禽流感除外)等都有一定的疗效。反正各类疑难杂症,医院治得了治不了的它全治,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它治不了的。并且是有病治病,无病强身。

在打鸡血全民热潮中倒霉的是我那只火冠金毛的大公鸡。

我的那只大公鸡是从鸡雏养起的。那时我们那里每年天气一转暖,周围的农民就挑着小鸡雏出来卖。卖鸡雏的用一条扁担挑两个竹筐,每个竹筐有多伦多公车的轮子那么大,有时中间还隔上一层。上面的盖子一打开,里面是叽叽喳喳一片奶黄色绒毛小鸡雏。记得那时小鸡雏大概是一毛钱一只。养鸡对我来说接近现在养宠物吧。

我挑选了两只个儿大而活泼的小鸡雏,几周后发现其中一只是公鸡。

自从我们院里装了高音喇叭后,公鸡们基本上都下岗了。养鸡主要的目的是为了让鸡生蛋,而公鸡没有这方面的技能。那时粮食金贵,养公鸡就属于低回报投资。所以这种苗头一出现就遭到了普遍反对,我是哭着闹着力争死保才给他弄到一个死缓,并且保证控制投资规模,确保粮食供应政策向母鸡们倾斜。从此我每天要给他捉虫子逮蚂蚱来弥补粮食不足。

可能是吃活食的缘故,他真没让我失望,没几周就出落得一身金毛,碧眼红冠,走起路来昂首挺胸,打起鸣来气宇轩昂。尤其让我露脸的是他建立了在鸡群里的霸主地位,几十笼邻里的鸡没哪个敢跟他叫劲的。不过大公鸡特别绅士,他绝对不与母鸡们抢食吃。除了偶尔自己踩了自己的翅膀怨母鸡这点小毛病以外,可谓是模范带头鸡。

枪打出头鸟,打鸡血之风一兴起,我的那只大公鸡就首当其冲。当时我爸单位的党委副书记的老婆不知怎么就知道了我那只大公鸡。她大概对她老公的活儿不太满意,跑几趟来找我妈说借我家大公鸡打鸡血这事。我妈能说不吗?只要革命同志有病抽她的血都愿意,况且是我们家的鸡的呢?

我记得那天他们来人把鸡抱去了院医务室,送回来的时候大公鸡就象上面说的“伙食不思,体虚乏力…”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养过公鸡。。。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