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荏苒,岁月如织,爸爸去世一晃已经整六年了。 回想起来,在过去的二十年间我和他是离多聚少。我记得和他最长的一次分离是八七到九六年一共九年多,所以这次还不是我和他分开的最长的一次。当我走过他离去的悲恸之后,感觉他又象原来一样回到了家里那张他常坐的书案旁,只要我拿起这世界上任何一台电话,他就会在另一端的。 在我最早的记忆里爸爸是一座堡垒。南方雨多,下…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