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读木然 《時光回到八十年代》 “中國改革30年最大的失誤是什麼?從大的層面上看,是緩慢的政治改革跟不上高速發展的經濟改革速度…”

在我看来,原因还可以在深一层,历史还可以在远一点。

成长在”毛泽东时代”的人可能还记得这样的一段话.”不破不立,破,就是批判,就是革命。破,就要讲道理,讲道理就是立,破字当头,立也就在其中了。”

四清,反右,文革之中的个人乃至社会行为从很大程度上就是遵循这样的理念而发生和发展的。当然了,”破,就要讲道理”似乎还带有几分理性,也颇有”要文斗,不要武斗”的风范。但不要忘了,还有这样一段话呢,”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头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于是乎砸烂一切,打倒一切也就顺理成章了。

当”封建主义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被毫无顾忌地打倒之后,社会主义的”新思想,新文化,新风俗,新习惯”却没能立起来,或者是立一阵,就又被”封建主义的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卷土重来了。而社会的纯朴却从那个年代开始渐渐地失去了,民族的核心信仰也在中国那几十年的政治风雨中摇弋不定。

78年的改革开放的功与过都在于让中国暂时放弃了对核心信仰的争执.(既然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那么我们就实践吧,实践了再说),这样一来就把意识形态,思想品格,伦理道德的关注放到了一边,认为共同富裕道路仍然是”既定方针”富裕只有先后只分,没有大小之别(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民族的注意力被引向经济,中国似乎重新找回了思想理念–把经济搞上去是硬道理,大多数人还是在共产主义这个框架下去理解这个问题,所以人们在那个时代才那么充实。然而这三十年的实践证明,发展是以扩大差异为代价的(不否认整体社会财富的大量增长)。而在习惯和热衷于共同富裕道路的理念的人们中,这种关于核心信仰的争执从来就没有消失过,她以各种形式,在各个方面不断地出现,大到六四,”小”到奶粉等都可以归终于这种这种理念的冲突与反证。所以可以这么猜测,在我们重新找回民族的核心信仰之前,她会以各种方式继续存在下去。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