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其实我想说的意思更偏重于褒义。

有《血色浪漫》http://tsctv.net 中那段经历的人们现在应该是五十岁左右的人了。

五十岁是一个尴尬的年龄。俗话说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四十的男人对自己已经有足够的认识,知道自己要什么。而五十以后则感大势已去,该得到的已经得到,得不到的恐怕再也得不到了,不过常常不愿意承认这种现实,一有”风吹草动”就会”触景生情”,感情上是这样,生活上是如此,事业上同样不例外。

五十岁的男人需要童话。需要一个幻想的拼盘去度过这段心理的”更年期”。《血色浪漫》对五十岁的男人来说就是这个幻想的拼盘,春天的童话。

我当然是在说钟跃民

其实在六十年代初北京的部队干部子弟中的玩主真的不多,部队干部子弟们大多自命不凡,见多识广,知识丰富。把解放全人类作为己任。论能砍是一个赛一个。但死乞败咧地在小巷子里堵着拍婆子的还真没听说过。那年头男孩的尊严比什么都重要(尤其是有点正经的),女孩也远不及现在那么生猛。在红卫兵组织中男男女女为战友关系,稍有”私字一闪念”则视为大逆不道是要灵魂深处闹革命的。而对与不同”阶级”的子弟更是泾渭分明。男女之初的朦胧情感写的比较真实的还是象《晚霞消逝的时候》http://www.bookhome.net/xiandangdai/other1/wxxsdsh.html 中写的那样。

所以才多了许多的”矢之交臂”。今天五十岁人之间心目中的沧海之水与乌山之云大多数是那时染上的,所以《血色浪漫》的童话中需要有周晓白。

轰轰烈烈的上山下乡,给干部子弟们带来的是一个严酷的现实。去兵团的还好一点,毕竟有准部队的意思。而北京的陕北知青则是另一番情景,一个字”苦”。而且更重要的是看不到前途。虽然返城后许多人因为在农村的经历磨练出了成熟与坚韧,但磨练的过程毕竟是艰苦的。

从下乡到入伍钟跃民是左右逢缘,返城后就越发离谱,他本人简直浑身都是饭折。唯一有欠缺的就是没让钟跃民干一阵在拿屎打客上市公司的总裁后再去西藏去当藏羚羊守护者。

对了,”浪漫”嘛,钟跃民是够浪漫的,钟跃民有爱人秦岭,情人高钥,红颜知己周晓白。当然了还有逢场做戏的就不提了。

《血色浪漫》中的陕北民歌真是”绝唱”,它用朴实到近乎于赤裸裸的语言,唱出了沧海水之情与乌山云之意。。。

在现实生活中没有钟跃民,他只是五十岁的男人想看的童话。

不过又有什么不好呢?男人都有五十岁的时候。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