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刚来加拿大的时候经常和台湾的,香港的,新加坡的华人同学们一起聊天。尽管他们成长背景与我们不相同,但在祖裔文化的传承方面他们比大陆学生要小心翼翼得多。

首先,他们写的中国字都是繁体,而从大陆来的学生学者中大部分人仅仅只是读读而已。其次是孔孟读的比大陆来的同学们要多(我们当时用老三篇代替了),用词造句也是毕恭毕敬决不越雷池半步。

大陆学生们则不同,在一起的时候侃起来山南海北,海阔天空。用词也大胆啊,什么“活学活用”,“拨乱反正”,“斗私批修”…。颠过来倒过去都是对的,反正我们哪儿就是这么用的,十亿人都这么用,谁都没脾气,那真是叫打哪指哪。

我曾想在大陆外的华人那时一定很郁闷,辛辛苦苦守了那么久的文化精髓,在始源地却忽然变得有点面目全非了。

不过近年来这种事好象也轮到我头上来了。

大陆的主体文化在这二十年来前所未有的变化让人感到眼花缭乱。尤其是近几年,稍微一不留心连老江湖们都不知道国内现在在说什么了。大陆文化是个正在加速旋转的大转盘,你人在加拿大要想在待在它的中心恐怕力气要费大了去了,时过境迁后很快也就没感觉了。那么如果你心平气和地站在边上,你会有什么的感觉呢?

站在文化边缘上可以看见许多在转盘中央的人看不见的东西,正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大陆现在的媒体在给人一浪高过一浪的惊喜与刺激的同时,也给人乱轰轰的,虚火正旺的感觉。比如大陆许多人关注诗坛的眼球正被媒体从诗歌的内容带到了诗人的裸颂。而诗歌已经开始写得让诗人脱光了到台上去念也提不起读者多少兴趣的地步。

今天的信息技术已经足以让你远离这个中心同时又不妨碍你去欣赏那些流传得久远和积淀得厚重东西。比如最近博客们多次谈论的《血色浪漫》,它显然是在国内已经“火”过了的东西。但它不是同样地激动人心吗?

远离了中心就远离了利害,人也就清静了。不急躁了以后,你会注意到你周围的故事也是同样精彩,有更多的质朴,真感实情,脱离了世俗追捧的油腻浸渍,也没有高深的说教。

而在另一个灯火栏栅之出,你会发现北美文化也是同样绚丽。

尽管我们在国内就读过很多的英文小说,看过很多英文电影,但只有设身处地,进入了北美文化之后才能真正体会到其中之妙。这种文化的熏陶只能在她的原生地才能更真切地得到,而且她又恰恰与我们的母体文化同样珍贵。

看过《You’ve Got Mail》, 《Notting Hill》,《Erin Brockovich》等电影的博客们都知道,这些以精彩的语言对白为主的影片给人们精神上的满足感是无以名状的。而《断背山》是李安在用中华文化的含蓄与深沉去解释北美文化的粗犷内涵,并且最恰到好处地把两者结合了起来,让老美们着实喝了一锅情感的“鸡汤”。李安对两种文化的理解使他能够把她们升华到迭加。这同时使得我们经历了这两种文化的人产生了独特的感觉,我以为这是一种只有我们才有的欣赏角度。

我庆幸我们所处的独特的文化位置,命运并没有让我们无端的失去,而是在不知不觉中向我们馈赠。

走在两种文化边缘的小路上,骑着时光老牛,你是否也听见那牧归的短笛在吹响?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