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血色浪漫》中钟跃民给我的印象是,一脸坏笑,满嘴耍贫。就这么一个干什么都干不出样子的坏小子偏招女孩子喜爱,而且一个个飞蛾扑火似的冲,前赴后继地上。。。

钟跃民在《血色浪漫》里做的事儿不少,可除了到可可西里保护羊子的事没说完戏就结束了以外,有几件事是他做得漂亮的?

就拿抓“小坏蛋”来说,两个人有备而来,把人家一个人堵在屋里还楞让人跑了,你说有多菜吧?最后是还是人家“小坏蛋” 自己把肉往砧板上搁。但就这样,钟跃民还是没赶上。

在陕北钟跃民干什么了?讨饭算一件,但也没讨出什么名堂,如果没有蒋碧云在物质上的支持和周晓白在经济上的援助,他的日子要难过得多。救秦岭算一件吧,但如果没有李奎勇出手,争取了宝贵的时间坚持到县大队的增援赶到,钟跃民一伙后果怎样还难说。

在部队里钟跃民运气不错,在满囤和宁伟的帮助下算是完成了一次任务,但绝对谈不上是圆满。

部队干部子弟在部队,深获领导赏识,可谓占尽天时地利人和,钟跃民干得又好好的却闹着要复员,而且他甚至没想好复员干什么,这就有些令人费解了。当然了,咱燕雀安知鹏鹄之志。(只是怎么想都有点就象早期报纸介绍的出国回国人员。在国外各大公司争相用高薪,公民,绿卡相诱,但不为所动,可谓其志不可夺也)

摊煎饼这买卖,钟跃民基本上是插着手在旁边站着,当然有其一定的市场效果,后来开饭馆也是这样,大概就是“男主外”吧。

钟跃民只有在号子里还算条汉子,可惜秦岭没让他在那里呆多少日子。

从旁观者的角度看,在《血色浪漫》里所有跟着钟跃民的人很少有不倒霉的。

钟跃民甩周晓白有些牵强,但也不完全没有道理,这在“毛脚”阶段就已经打下了伏笔。秦岭主意太大,即使他们成了闹不好以后也是不欢而散。高钥的事,咱们说不好,不过替她捏把汗,带着钱飞往可可西里,帮谁数还不知道呢。

张海洋不能说是“跟” 钟跃民,不过他俩也算够近的。张海洋的日子过得窝囊,帮钟跃民把媳妇取了,还得每天在家活“鳏”着?

满囤在部队里基本上是钟跃民的勤务员和沙袋,最后还帮这二位爷去顶了雷。

最倒霉的是宁伟。宁伟是有恩必报的江湖好汉,杀人也是为民除害,当然这话不能从法律上讲。但钟跃民没必要去自作聪明地献计献策,结果不但送了宁伟性命,还搭一姗姗。就这一点,在江湖上属于“公害”。

郑桐是侥幸的一个没太受钟跃民牵连的人,功劳在于蒋碧云。是她培养教育了郑桐使他选择了自己的道路。

观测一下好象男人喜欢钟跃民的不多,如果说喜欢也就是喜欢钟跃民的运气罢了。

这年头都是编剧变着法儿来气人。我只是用我一纸糊涂言,说他满目荒唐事。。。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