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在天世网络电视(tsctv.net)里看完了十一集《大国崛起》,有的集还看了不止一遍。

且不谈系列片的名字是不是叫《大国兴衰》更为合适,也暂不说这部系列片的出演时机与国际环境的适宜性,更不必去追究片子里的诸如“19101029日,一生在为俄国寻找出路的托尔斯泰离家出走。 在一个乡村火车站中,他病倒了。八天后,82岁的托尔斯泰带着对俄罗斯未来的深深忧虑去世了。 ”之类的细节谬误。孰是孰非今后慢慢评说。

要在十几个小时里把一个国家的兴衰说清楚是很困难的,而想要把几百年间九个“大国”的兴衰说清楚几乎是异想天开。久远的事有些可能就根本没有结论。但如果我们把那些附加在片中的评论抛开,姑且承认片中列举的都是事实。那么《大国崛起》至少是用了一种大跳跃的针法,把九个“大国”在发展过程中的一部分筛选下来的事实从创作者的角度把它们缝到了一起。

在《大国崛起》里我看到了大国兴衰与这样一个基本事实有高度的关联,那就是“敬重规则”。

这些规则是广义的:它们可以是政治意义上的,经济意义上的,社会意义上的,科学意义上的等等。十几集系列片中有很多有关“规则”的片段。在所有的规则中,我认为最重要的是所谓的“元规则”的制定,即有关规则的规则,或着说是“基本原则”。最突出的就是美国的《独立宣言》:

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一些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美国后来的一系列政策和法律都多多少少地围绕着这个基本原则或“元规则”。

“元规则”制定得好,就能保证其他“规则”的公平性,稳定性,可执行性及可延续性。

而其它的“规则”诸如“反垄断法”,把专利权写入了宪法,用国家的根本大法来保护发明创造等等,都是“敬重规则”的表现。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