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花冠 VE

字体 -

别了,花冠 VE
(戴广骞,2015-08-09)

花冠VE不是一朵花,是我的小车,一部曾经俊美的车。车龄15年了,老了,浑身是病了。

最后一次体检是一个月前,因为方向盘前刹车指示灯亮儿不熄,不知关系安危的程度大小,送到丰田的车行全面检查了一遍。知道了刹车鼓漏油,刹车片超薄,还有很多很多已知的疾和新知的病。如果全面修好得要好几千大洋。相对说,就不值了。简单修了车后刹车指示灯,再次上路。

车行的接待员问,这样的车,你是怎样开来的?我说,就小心开呗。我问,这车最多能开多少公里?他说按时检修,能开90多万公里。我惊讶,半信半疑。

我是这个车的第二主人,也是最后一个主人。它在七年中,与第一主人伴行了20万公里;它在八年中,与我伴行了27万3千多公里,在暑午在寒夜,在雨中在雪地,在市中在郊野,在国内在国外,……。还有一次次疲劳难行,一起静卧在路边车场;一次次长时难启,周围懂车的人凑前指点高招。

它没有得到细心的呵护,却无怨无悔,任劳任怨地跑。想来它还不如父亲的那头老黑牛,还得到父亲草啊料啊水啊的,白天黑夜精心地照顾。

我的小车,这么多年来,还受过几次轻伤。一次在停车场停着,被一女高中生停车时蹭了一下右后尾。她是一个西人。她的父亲说,他们会赔,他也想让孩子得到经验教训。第二次是在市中心过马路时,被右侧来车撞出了一个窝,那时我还没拿G牌,对交通规则有些错觉,也是疲劳烦躁驾驶,付出了学费,吸取了经验,避免了以后重复。最后一次是在美国时,下高速,出口没停牌,但左侧有来车,我停下了,后面来了个白人男孩,撞了右后尾,可怜的右后尾,又被撞了一下。相互留下信息,再次上路,到波士顿,又到纽黑文,又到纽约,又回家。

还有几次受到保佑的惊险。曾在雪天的早晨,滑到高速公路的路边沟里,被正在后边跟上来的拖车拖出来,继续开;曾在雪地的晚上,打滑在市区公路的上坡下坡,有惊无险;曾经像一个蹒跚的老人横在市区的路口,打开紧急灯,让左侧来车绕行,……。

一次次检修一次次维护,我们一起走到今年。我们同呼吸共命运,生死相依八年。

明天我要送你回车行,在这个据说会落雨的日子。你来自车行,那时亲兄弟并不多;又回到车行,这时更高寿孑立。一部汽车的最大寿命大约15年,你能兢兢业业地为人类社会付出最大可能的贡献,我们,对自己的社会又该怎样付出呢?

别了,花冠VE!你的继任将是2015克鲁兹LTZ,我们会怀念你。

分享博文至:

    3 条评论

  1. 1. Emliy - 2015年8月26日 22:44

    Having great feeling for your car. How about your wife, husband lives with you for many years. Can people left them ?

  2. 2. Simon ZZ - 2015年8月29日 09:10

    这么高的公里数,小家伙被用到极致了,GM的车可能没这么耐用。

  3. 3. 终身难忘 - 2015年8月31日 22:24

    我的第一辆车也是二手corolla,买的时候9年十万公里,在我手上开了12多万公里,后来送朋友做买菜车又坚持了两,三年才退休。总共服役十七八年。真的皮实耐用,而且一直到最后动力性能超强。是Cambridge出的最早一批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