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 的存档信息

Buckhorn湖边的Cottage

    四月底的天气开始变的让人难以捉摸,寒意料峭的尾巴常常飞掠而过,却也似乎伸手就可以触摸到春的面颊。之前在十度以下的风中挺立着的无叶的树木和枯萎耷拉的草地,不经意的几日暖风吹拂,蓦然再看,已是嫩芽初开绿衣裹装。    树叶翠了、草地绿了、湛蓝的天空披着洁白的云裳,暖洋洋的阳光和着习习的微风,吹痒了冬日里熟睡了许久的心,那是召唤的声音:春来了!    期待…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