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文化骗子说不(转贴)

字体 -

       原题:骗局(作者Lbintoronto)

      2009年6月21日海外友人电邮告诉我某女作家被北京一些“组织”评为“中国时代杰出作家”,最近出版的新作评为“中国骄傲•第八届中国时代优秀作品金奖”并附有奖状复印件。接信后我及其他一些朋友(从友人来邮得知)都为之高兴,立即写诗作画表示祝贺,我以《殊荣》为题设计了一幅图文,准备与奖状图片一起在博客上发表,但当我将视线移向奖状名称及下面六个印章时,一种潜意识告诉我,这可能是“文化骗子”之所为!因为我与他们打交道十多年,太熟悉他们那套骗术了。为了慎重我还是给友人及女作家发了一封十万火急的求证信,核实此事。适逢女作家正在网上,从她那里确认“要大会材料和获奖证明者,要付2000元.否则不需交钱”。   我已成竹在胸。   女作家从高兴的云霄中一下坠入迷罔的深渊,至今仍难以接受我的判断。为了尊重女作家,让她了解更多内情之后,自己去为这次“评奖”定性并与广大网友一道抵制和揭发“文化骗子”。   女作家出于对祖国的信赖,希望自己的心血作品也能得到祖国人民的认同和评价,这种感情是可以理解的。“文化骗子”正是利用了侨胞的这种真挚感情及他们对祖国实情缺乏足够的了解,设下陷阱,骗人上当。多伦多的陈桂(子汉)先生健在时,我就曾告诫他:“一概不要理会,统统都是骗子!”   是可忍,孰不可忍!揭露骗局警醒世人,我义无反顾。   说到“文化骗子”还真的要追溯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 “文化骗子” 与我相伴而行十多年的历史,才能更清楚其狰狞面目:   1995年前后,山东大学“周易研究中心”(是我国研究周易最权威的机构)为了宏扬中华传统文化,先后举办了多期中、高级周易理论研讨班,我先后成为中、高级班的学员,刘大钧教授负责主讲。后来,“中心”决定出版发行一部《中国当代易学文化大辞典》(人物篇)(1999年),全球易学名家,易学爱好者及易学研讨班学员都纷纷撰稿或入选典籍,我写的一篇习易心得《我与周易》也被收编了。由于此书入编者全部刊登了真名实姓,地址、邮编等隐私资料,不久竟成了“文化骗子”诈骗的首批对象,至今仍不离不弃。《我与周易》也变成了“光辉事迹”,被“文化骗子”反复引用、复印,随函告知我以此可换取他们形形色色的“荣誉”或入编名目繁多的“典籍”,条件就是要交一笔不菲的人民币。我始终没有为图虚名而上当。   《中国当代易学文化大辞典》(人物篇)深受海内外读者的欢迎,“中心”因此而尝到了甜头。   “出书也能发财!”的消息便不胫而走,钻进了北京一些头脑灵活,发财心切的文化败类心中。借助世纪之交,可大做文章!“文化骗子”便应运而生,蠢蠢欲动了。中国之大,人口之众,可利用机会之多,首屈一指,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文化骗子”都可以想出骗钱的花招。各种邀请函像雪片般向我飞来,还飞向全国,飞向全世界!名目繁多的巨著一部部出版了,其实都是一些未经审查核实的作者简介事迹之类,鱼目混珠,互相抄袭(或本来就是来自同一伙骗子),内容雷同,印刷质量低劣,根本无参考价值,一本就卖几百元人民币。   经历了一段时间后,“文化骗子”发现出版书籍骗钱费时、费力、周期长,出版多了成废纸一堆,出版少了印刷成本更昂贵,不少出书骗局因少人入编或订购而胎死腹中。骗子们又悟出了另一条更简捷,更易发财之道──“出钱买荣誉”。于是乎绞尽脑汁想出形形色色的活动,设计出无所不包的“荣誉”,做成各种通用型精美的奖状、奖牌、金匾、雕塑……标价而沽,每件起码几百、几千元。一次卖不完还可留待下次换花样再卖;一些贪图虚名的小人深谙“吃小亏占大便宜”的道理,明知是骗,也甘愿花一万几千元买几项“荣誉”往案头一摆或挂在墙上,可荣耀自己欺骗别人;另一些不明真相的人也纷纷中招跌入陷阱。   也许有人会说:他们都是堂而皇之的发信函,都是在人大会堂,政协礼堂等地方开会,出席会议的也有知名人士(都是退休的),还有图文并茂资料为证,怎么会是骗局呢?这些正是骗子惯用的幌子,受骗者多数是被偷梁换柱,以假乱真的表象所迷惑。人民币都可以造假,世上还有什么不能假的呢?记住“有钱能使鬼推磨”的古训吧!。   识别“文化骗子” 其实并不难,百密必有一疏,百变不离其宗──“骗财”就是他们无法掩盖的本质。“花钱买荣誉”是其中一种形式。一件(张)几百几千元的“奖品”除了骗人是毫无意义的,谁还敢说这不是骗局呢?其它表象都不重要了。   另一种叫“以假求真法”也可识别,以骗财为例,将某项活动先假设成“谋财骗局”(如评奖、购劣质书、开会、旅游等),首先全力找出其骗财的环节,就可定性是骗局,否则,才谨慎地相信其为正常活动。这种先怀疑后甄别的方法已经成为很多国人分析事物的思维方式,很灵验。   以上两种方法都有一个共同点:抓住“骗财”这个本质,而不被任何表面花招、幌子所蒙蔽。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六十周年,“文化骗子”已经倾巢而出。一封入编《盛世之光──中国当代创新撷英》(人物集)的邀请函已经来到我的案头,我的“光辉事迹”又赫然出现在信函中──它的命运还是餐桌上盛骨头的废纸。   骗子满街走,“文化骗子”多在北京留,这就是中国的现实。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