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迪心理行为漫谈

心理、行为、悟性、情感、生活、男女、健康

婚外情与婚外性

字体 -

一九九五年,英国名演员休 • 格兰特在美国洛杉矶酒后招妓,在车里行事时被警察逮个正着,随后被送上法庭,结果一夜间丑名远扬,让其在英国也是演员的大美女女朋友伊丽莎白• 赫利大受打击。两人的关系虽然又保持了几年,但最终不得不”和平”分手。问其原因,赫氏说洛杉矶事件是其中之一,其阴影终是挥之不去。

我不知道他们之间还有什么大的问题,因为他们本是恩爱的一对,分手之后至今也还是好朋友,赫氏让对方偶然的一次性失足成为爱情的永久障碍而最终彻底放弃,总觉得有点可惜。

另一个女人,法国导演海米尔顿的妻子,在对待丈夫婚外性方面比赫氏要开放得多。汉密尔顿生性好色,专门拍摄年轻貌美的女子裸露肌肤的片子,且与许多女演员有过床笫之欢。他妻子对此完全知晓,却从不追究。当在丈夫面前被问起时,她以罕见的大方回答说:”我知道他喜欢年轻女孩子。如果只是一个晚上,那没什么;要是超过了一个晚上,那就不可以了”。

这位海夫人真够明白,短短几句话就把婚外情和婚外性这两个概念区分得一清二楚。

看到这里也许有人要谴责笔者的道德立场了。笔者坦白,自己虽对道德问题略有研究,但绝不是道德家;虽不赞成任何隐秘的婚外关系,但也不喜欢作简单化的道德论断。笔者所关心的,是如何能引起思考、让人们在现实中选择明智的态度和方法去解决光靠道德已经无法解决的问题。人世间的很多事情,特别是婚姻中的问题,不是黑白分明、用简单的对错就可以说清楚或是解决得了的。而且,就如耶稣所说,谴责别人者常常是只看到别人眼中的刺,却看不到自己眼中的梁木。从行为和精神法则的角度观察,智慧者宽人律己,诲人而不责人;而情绪激昂、喜欢以道德说教和谴责别人者,最终都被自己的道德和说教所审判。

如果我们能够跳出道德审判的情绪的漩涡,以冷静的态度观察问题,我们便不难看到,虽然偶有由性到情的过程,但婚外情和婚外性基本上是两类性质完全不同的行为。婚外性要的只是肉体的快感,婚外情则有感情的投入。婚外性不管是偶然的还是惯常的,都只是肉体的出轨,婚外情则是感情的出轨,其性质要严重得多。婚外性在一时的情欲得到满足之后,事情也就结束了,在当事人心里与其婚姻无关,虽然其配偶往往并不如此认为。婚外情却没有那么简单,发生时当事人已经心动,而且感情的东西一旦拿起来就那么不容易放得下,在双方的心里对婚姻都势必要造成影响。

婚外情与婚外性在多数情况下都是缺乏理智的行为,但其起因大不相同。婚外性是内因主导、由当事人的天性、情欲和修养层次所决定的,与其配偶和婚姻的状态没有必然的联系,所以其发生是有必然性的,但在发生的时间、境遇和对象上却有很大的偶然性。喜欢沾花惹草的男人和天性水性杨花的女人随时都会情不自禁,而且往往到老都如此,改变的可能性很小。要做他们的配偶,最好不要抱有他/她有一天会改变的幻想。

婚外情则不然,当事人一般不是行为很随便的人,婚外生情,只因婚内存在问题,即在当事人的眼中自己的婚姻有其自身无法弥补的缺陷。这种感觉与其配偶和婚姻状态都有关系,其发生的对象也特有其类。

一个对自己婚姻很满足的人是不大会发生婚外情的。发生婚外情的最大原因是一个人对其配偶在某个或某些方面的不满意,从性格、气质到价值观和为人处世的方式都有可能。如果有一样东西对一个人很重要,而他/她又在配偶那里得不到的话,那么当他/她碰到一个具备这方面长处的人的时候,就自然会心生喜欢,如果自制力不强的话,就会产生感情,最终堕入情网。在所有的婚外情关系当中,无一不是拿配偶的缺点与第三者的优点相比的。

女人发生婚外情,常是因为觉得丈夫在气质、风度和才华等方面不够,而自己又特别喜欢有气质、风度或才华等的男人,一朝碰到这方面的强者,便不免心动了。只见一面也就罢了,若常有机会接触,那就比较难以自拔了。男人若想要挽救婚姻,必需动之以情。

男人发生婚外情,则是女人性格的因素居多,第三者的长相其实并不特别重要。例如,一个长期在女强男弱的婚姻中生存得很压抑的男人,一旦碰上一个性格温和、善解人意、对他又有几分佩服甚至崇拜的女子的话,那种从奴隶到将军、终于能挺直腰杆站起来的满足感是很容易上瘾的。那一步一旦跨出,要他再回去过被将军领导的生活,心理上的阻力是很大的。这时女人若想让他回心转意,单凭对他进行道德上的谴责和行为上的责骂是没有用的,而且往往会适得其反,永远地将他推进别的女人的怀抱。此时一定的责骂是必要的,但一味强硬远不如花点功夫让他充分认识到你的深深委屈和对你的深深伤害来得有效。而且,女人内心需要低头反省,改变作风,取第三者之长,补自己之短,在此基础上再晓之以理。否则,这个婚姻即使暂时保住了,也还会再出问题。

分享博文至:
» 下一篇 小妹点东坡

    8 条评论

  1. 1
    褚襄烈 - 2012年5月5日 15:48

    婚姻有最親密的人際關係,而這關係的維持,是靠彼此信任,信任一旦瓦解,會造成心理不平衡,會出甚麼事難說。

    格兰特召妓被發現是被發現的那一次,其他的,想必不在話下。他不是沒人要的窮鬼,糟老頭,膽小的。

    至於海米尔顿的妻子,也必須承認,是有這樣的女人,和成龍的妻子林鳳嬌差不多吧!問題是,這女人活得有尊嚴嗎?能信任丈夫嗎?夫妻關係健康嗎?哪天火大,拿起刀來,剁下小鳥為外遇祭品也不知?誰知道呢?也不是沒人幹過!

    有外遇的人對得起妻子嗎?對孩子來說,是好榜樣嗎?很明顯的,他的孩子更有機會亂來,婚後外遇。房祖名正重複他爹的歷史。成龍數年前還無知的誇林鳳嬌在房祖名17歲晚上出去時給他塞保險套.看好了,有多少無知女孩會倒楣。陳冠希也是個榜樣!

    外遇不對就是不對,這也不是道德不道德,其實當是做為人的底線。看看多少名人因為外遇身敗名裂,就不足以為外遇找理由。成龍,Tiger woods, Clinton, 本要競選美國副總統的 Edward Kennedy,因外遇挪用選舉經費給情婦,若案子定了,可能要關30年。

    當我們談別人外遇沒關係時,是否我們自己外遇也沒關係?或者配偶也去搞一個也能接受?既然一個能接受,兩個,三個又如何?配偶會高興嗎?孩子會喜歡爸爸這樣?還出名上報?在同學,在鄰居面前抬得起頭嗎?會風光嗎?大家都不高興時,問題就來了!

    爸爸外遇,媽媽傷心,無處訴苦時就對孩子說,母親聯合孩子對付父親,這會有甚麼結果呢?沒那麼簡單啊?家庭是部複製機,不健全的家庭會產生不健康的下一代啊!

    「人世间的很多事情,特别是婚姻中的问题,不是黑白分明、用简单的对错就可以说清楚或是解决得了的」。婚姻已經很多問題了,而外遇是離婚最大問題。外遇是個人道德選擇。做為人,能不談道德嗎?就是道德亂了,社會才亂啊!這不是今日中國的問題嗎?沒有價值觀,任何人可做任何事,抓到再說。

    其實,如果了解,外遇男人多是重复婚前越界的历史就一點不稀奇!如果不希望發生,最重要的就是不要有婚前性行為的歷史。如果婚前不越界,婚後有95%的外遇免疫力。外遇不過是追求性費洛蒙的刺激,上了上帝對生物繁殖設計的當。做為人,不學婚姻與家庭相關課題是不行的。

  2. 2
    时安迪 - 2012年5月6日 09:18

    褚老师的评论让我看了很感动,也很安慰。在这个日趋堕落的年代依然保持这样清晰坚定又充满关爱的见解,实是难得。

    性和情的问题,可以从无数的角度去讨论,褚老师 - 相信也是很多人 - 很看重的道德角度便是重要的一个,这方面的正面倡导也是必要和有意义的。

    社会上的人若都象褚老师一样想,那我们的世界会太平很多。可惜现实不是这样的。婚外情和婚外性每天都在发生,对于那些不得不面对这些实际问题的人,讲道德已无济于事,且只会把事情搞得更坏。笔者的文章主要是为这些人而写的。

    来到这个世界,我们每个人扮演的角色不同,褚老师做的是事前的预防,笔者出于职业病,选择了事后的解节和治疗。角色不同而已。让我们互勉吧。

  3. 3
    褚襄烈 - 2012年5月6日 15:01

    時老師,

    謝謝您這麼謙虛的回應,很感動!事前防範是需要很強的道德感/約束力才有辦法,事後卻是易結難解。

    事后的解节和治疗功夫尤甚預防。扭傷的踝子骨總是更易舊疾復發,重建遭破壞的信任豈止數倍的功夫,就算復合也帶著傷痕。這真是大問題,也是當前婚姻亂象。

    一前一後,讓我們一同努力!

    我言重之處請包涵!

  4. 4
    lookingforlove1 - 2012年5月11日 14:54

    我的丈夫就搞过婚外情。为了孩子我选择了不离婚。二十三年过去了, 我的心没有一天停止过痛。现在我最小的孩子离家上大学去了,我终于可以为自己而活了!可是,失去了的青春年华一去不复返。。。

  5. 5
    时安迪 - 2012年5月14日 09:57

    是啊,不经过的人很难想象这其中的痛苦。不过你的痛苦不会白受,人生的每一个经历都有它的价值。如果愿意的话,我可以帮你抚平伤痛。

  6. 6
    小悦 - 2012年8月11日 23:03

    Andy,

    刚刚才看到你在51上的博客。一口气都拜读了,谢谢你苦口婆心的文字,当我confusing的时候,你的文字让我沉思。我喜欢听你讨论人性,而不是讲道德。

  7. 7
    sadperson - 2012年9月15日 22:40

    I like your article.

  8. 8
    时安迪 - 2012年9月17日 12:33

    Your user name gives me some concern. We may not be able to change external circumstances. But we can change how we perceive and respond to these ‘objective realities.” Each of us is powerful enough to choose to get out of sadness and be content with life. Then you become ‘happyperson.’ This is possible no matter what your circumstances are, if you truly desire.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