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迪心理行为漫谈

心理、行为、悟性、情感、生活、男女、健康

男人女人当自强

字体 -
标签:

家暴的问题,最近谈得不少。家暴之害,自古有之,所不同的是,女权运动之前主要是男人对女人的肉体虐待,偶尔有女人对男人的语言和精神虐待,而女权运动之后虽然男人打女人依然占多数,但女人打男人和对男人实行语言和精神虐待的现象也大量涌现出来。至于家长虐待孩子的行为,立法的完善和教育的普及已经引起很大改观了。

对于夫妻间的暴力问题,反对和制裁当然是必要的,但不充分,光靠反对永远也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因为反对只是治标,而不能治本,其结果必然也同现在中国的反腐败一样,反腐天天讲,腐败却日日有。要想治本,还得从个人的自爱自强上下功夫。

在家里忍受虐待的人,有一个共性,那就是他们在自己的配偶面前缺乏自爱和自强、自己把自己放在一个不平等的、低对方一等的地位上。这样的心理既容易吸引有暴力倾向的人到自己的生命中来,又容易助长他们施暴的行为。这些人如果不在虐待中猛醒过来,改变自己不自爱的心理,挺起腰杆直面虐待他们的人,那么这种虐待就很难停止;即使受不了离婚了,找到的下一个配偶往往又是一个虐待者,严重的还会传染给下一代。例如,有些家庭妻子被长期虐待,女儿继承了受虐的心态,结果她在恋爱和结婚时也招来一个虐待者。

这些现象看上去令人费解,但实际上有它的必然性。人善有人欺,马善有人骑,不自信自强的人就有进攻性的人来敲打他/她,直到有一天把他/她敲醒了为止。被敲的人一旦觉醒,生出自尊、自爱、自信、自强和决不容许任何形式的不尊行为的健康心理的时候,虐待的行为自然就会停止。

为什么呢?人与人的关系是两个心理势能场的相较,与外在身材的大小没有多少关系。两个场一高一低,高的就会压向低的,虽然形式不一定就是虐待;高低平等,则谁也欺负不了谁了。

一对夫妻是这样,一个国家和社会也是这样。一群缺乏自强的百姓,就一定会有一个暴君来欺压他们。如果绝大多数的老百姓不觉醒,只有几个人觉醒了、推翻了暴政,那么这些新的当权者也一定会变成新的独裁者,继续欺压百姓。有一天大多数老百姓都觉醒了,明白了自己的天赋人权,不再接受压迫了,那么不需要暴力,当权者也会自动地作出让步。

只可惜,人的觉醒总是来得太慢。一个挨打的女人平均至少要被打七次才会开始寻求解脱之法和采取防卫行动,一个被虐待的男人往往要等十几年至几十年才敢开始直起腰板说句话,而一个生活在独裁统治之下的人民,在封建制度之后也还需要半个到一个世纪才能憋出足够的当家做主的意识来对高压说不。

女人受虐待,肉体受苦居多数,男人遭虐待,则精神的折磨更难受。一个过于老实的女人,面对一个虐待她的男人,常常是忍受、忍受、再忍受,不但不奋起反抗,而且在别人面还为他袒护,这就使坏男人更加肆无忌惮。一个软弱的男人,常会无限度地忍让和讨好一个比他强势的女人。这样做一开始会甚得女人的欢心,但时间一久,女人就会渐渐失去兴趣,先是开始觉得他无聊,然后便开始觉得他无能,最后觉得他毫无价值。女人若不把她的男人当回事、在家里不给他地位,孩子也往往会跟着学,男人就更无面子,活得更加没有尊严。男人若不及时醒悟、生出点大丈夫气来,此后发生各种精神和家庭问题的概率会非常高。

在家里遭受配偶打骂的,不管是女人还是男人,要想改变自己的命运,指望有一天对方会因为外界的谴责或内在的良心发现而改变其行为是不大现实的,唯一靠得住的就是自己的改变,自己学会自尊、自爱、自信、自强,学会做生命中的强者,学会寻求帮助、机智又勇敢地采取措施,捍卫和保护自己。如果能做到这些,那夫妻间的势能对比就会发生显著的变化,婚姻的下一步该怎么办也就会变得明朗了。

分享博文至:

    3 条评论

  1. 1
    漣漪 - 2012年6月22日 11:32

    男女平等已經實現很多年,但是MAYBE始終是經濟主導的那位比較有説話權

  2. 2
    时安迪 - 2012年6月22日 16:27

    离真正的平等其实还有距离。人们经常把平等和一样混淆。“一样”和“相同”貌似平等,其实没有尊重男女的差别。关于说话权,要看那个更强势,比如一对女强男弱的夫妻,丈夫挣钱再多,也要乖乖地听老婆的。

  3. 3
    他乡路 - 2012年6月24日 00:08

    受虐者恒虐他人,一旦以后有机会,不自信者本能先欺别人,每当遇事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