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迪心理行为漫谈

心理、行为、悟性、情感、生活、男女、健康

分类:人生 的存档信息

人活在世上,總要相互親近的

 【博主按:朋友转来这篇不知作者的文章,读后感动不已,特此转发,与大家共享】 《捨得》 父親去世10年後,在我的”軟硬兼施”下,母親終於同意來鄭州跟著我——她最小的女兒一起生活。 這一年,母親70歲,我40歲。70歲的母親瘦瘦的,原本只有一米五的身高,被歲月又縮減了幾釐米,看起來更加瘦小,面容卻仍然光潔,不見太多滄桑的痕跡,頭髮亦未全白,些許黑髮倔強地生長著。 我… (阅读全文)

做坏事的马尔巴夫人

在西藏的宗教文化史上,有一位最具传奇色彩的人物,他的名字叫密勒日巴。在藏传佛教中,密勒日巴是密教噶举派(白教)的第二代祖师,在密教之外,他是瑜伽大师、圣人、诗人和达到天人合一的修行圆满者。 密勒日巴于大约公元 1040 年生于一个比较富裕的家庭,七岁时不幸丧父,父亲临终时将家产和他、他母亲及妹妹交给伯父和姑姑托管。不想他伯父和姑姑见利忘义,不仅侵吞了他们… (阅读全文)

关于钱的小故事 (2)

标签:

上篇中所说的两位女士,之所以活得那么紧张,就是一种恐惧在作怪,仿佛达不到某个”应该”的标准,就会灾难临头了。其实这个”应该”的值就象是控温器上所定的温度,是可以随时调的。只要冷静地想一想,就不难发现,这个”应该”完全是自己想象出来吓唬自己的。如果不去这样吓唬自己,生活就会轻松愉快得多。这方面也有一例。 有位学工的朋友,十多年前跟他太太刚来多伦多时,几乎一… (阅读全文)

男婚女嫁(3):想要的和不可要的

对于不可要、不能要的东西,希望对方改变是不现实的,委曲求全、尽力忍耐也是有限度的,忍得一时,忍不得一辈子。明智的做法就是当机立断。不断,则必生后乱。 在要和不要的问题上犯错误而后悔的大有人在,一个普遍的原因就是鬼迷心窍,被想要的东西冲昏了头脑,所以对不可要的东西视而不见。在这方面的案例中,每个后悔的人回忆当初,在与对方接触的早期其内心深处或直感中,… (阅读全文)

男婚女嫁(2):要的和不要的

上周我们讨论了男婚女嫁中的想要的和需要的,搞清这两个问题很重要。但在整个恋爱婚姻的框架中,这两项都属于要的范围。还有一方面需要搞清楚的问题同样重要,甚至可以说更加重要,那就是什么是你所不要的。不要的也可以分为两类:不想要的和不可要的。 每个人都清楚什么是自己想要的,一部分人清楚什么是自己需要的;每个人都知道什么是自己不想要的,很少人清楚什么是自己不… (阅读全文)

男婚女嫁(1):想要的和需要的

几年前,一位高富帅型的中年男子在一次活动上听了我的发言后决定找我作咨询,帮他把事业、婚姻和整个人生都理个头绪出来,作个清晰的规划。初步了解之后,我们决定从婚姻入手,因为那是在当时看来最急迫的事情。 咨询过程中他告诉我,他已经离过一次婚,之前和之后都处过不少女朋友,找朋友不难,难的是找对人,每次开始都很好,可最终都不能长久。他尝试了几十年,始终没有琢… (阅读全文)

中美顶尖高中生对比令人震撼

 [本文非原创,邮件中收到这篇文章,转来共诫] 前不久,中央电视台《对话》节目邀请中美两国即将进入大学的高中生参与。 其中,美国的12名高中生都是今年美国总统奖的获得者,国内的高中生也是被北京大学、清华大学、香港大学等著名大学录取的优秀学生。 整个节目中的两个环节因为中美学生表现的强烈对比,令人震撼。 他们几乎一致地选择了真理和智慧, 而我们选择了财富和权力… (阅读全文)

为什么说富不过三代?

“富不过三代”的说法,在中国已经流传很久了。所不同的是,古人第一次说出时,是在对历史人生观察的基础上而对世人所作出的告诫,而现在人们用这句话,往往更象是引用一个宿命论式的魔咒,至于这其中的道理,就很少去想了。 那么这其中的道理是什么呢? 不同的人从不同的角度可以给出很多不同的答案。宿命论的人可以幸灾乐祸地说:上帝是公平的,不会让一个家族永远富下去;企… (阅读全文)

轻松生活10大秘诀

人生在世,各有各的追求,各有各的活法。明明白白是一生,稀里糊涂也是一生。对一些人来说,无知是福,难得糊涂。对另一些人来说,什么事情都得整个明白才行,否则睡不着觉。最辛苦的大概就是那些永不满足的完美主义者了,不光自己活得累,别人也跟着不轻松。对这些可敬又可怜的人,笔者有句忠告:生活不可不认真,但也不能太认真。如何才能做得到呢?这里献上10条秘诀,只要… (阅读全文)

什么样的人能长命百岁?

标签:

长周末去朋友家参加派对,期间另一位朋友说起她刚过世的父亲,说以前不知道老人家生前是中国研究《旧约圣经》方面的权威,连学生都是博士生导师了。就这样一位学贯中西、桃李天下的老专家,退休以后却整天躲在家里连门都不敢出,因为怕见了人,人家问他(干什么)时他不知怎么回答。 我一听就知道,老人家那是陷入身份危机了。他一辈子做学问、教书育人,所做之事不但是他的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