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里侃车

教学的枯燥,学习的单调,使汽车维修的教与学让人倍感乏味。多年来,笔者一直试图找到一条使人兴趣盎然的教习途径。《老里侃车》或许是一种新的尝试。 老里汽车维修技术培训中心:416-494 -6293

什么最重要

字体 -

下午两点,左小姐准时来到了教室,所谓的学院只是在大厦的318 房间,她推门进去,教室里已经有了四个男同学,就随便得找了一个空位坐下等着上课。同学的议论声传入了她耳中:
新来了一个。
是个女的。
还挺靓。
左小姐对这种话不以为奇。
门开了,进来一个中年男人,中等个儿,稍胖,有些秃顶,穿着随意,一副憨象。
左小姐暗想:如果在他的头上撒几粒高粮,准是个地道农民。
这个男人说道:“我是老里,以后由我来给你们授课。课后请同学们填一个登记表,该交钱的把钱交给我。”
左小姐心想:“什么学院?一个人兼官佐兼士兵,连个办事员也没有。幸亏没交钱,差点又受骗,这些年钱没少交钱,什么也没学成,全怪这类教学骗子。”
“对车来说那一部分最重要? ”老里提问道。 教室活跃起来:
发动机!

变速箱!

方向机!
左小姐听着陌生的讨论,举起右手,这是她多年的习惯。
老里:“女仕优先”
左小姐:“里老师.问您一个问题。”
老里:“请讲”
“广告上说;‘您是博士,15年修车经验,20年教学经历。’可您看上去不过40几岁,年龄与经历似乎不附?”她柔声地说着并举起那份广告。心想看你这斯如何自园。
话音未落,十几道目光同时向她射来,象雷达一样在她身体上扫描。她仿佛感觉到光波的灼热,很难分辨雷达的兴趣是什么!她微微一笑,耸一下双肩,带动丰满的双峰上下颤抖。雷达们又同时将光波投向老里,就象接到一个转向指令。不同的是光波略带寒意。
“这并不矛盾,博士.修车.教学同时进行,时间刚好。”老里流畅地回答,面带笑容地望着左小姐,似乎在说,怎么样,天一无缝吧?
“广告夸大别当事,都这样。我遇一师父对我说:‘家穷,出生在修理厂内,几十年都在修理厂混。你说这经验有多丰富?我想:幸亏你出生在修理厂,如果你出生在养鸡场,还不得会下蛋,孵小鸡。你说这牛吹地多甚。”一个“雷达”插话说。
教室里响起一片笑声。

分享博文至:
» 下一篇 什么最重要(二)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