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移民激增 洛杉矶高中引爆中文简繁战争(ZT)

     洛杉矶时报    2009-10-18 20:50:56    由于华人聚集,洛杉矶不少高中都将中文列为第二外语。随着中国大陆移民的增加,要求课本改以简体字版的声浪也开始出现,让洛杉矶意外引爆简繁体字战争。  在华人聚集地区,教授中文已行之有年,过去由于新移民多半来自台湾与香港,繁体中文一向是课程主流。尽管繁体字在书写与辨识上较为困难,但由于多数老师都是在台湾受教育长… (阅读全文)

中共合法性之管见

     本人闲着无事时,偶然会看看新唐人的电视节目。昨晚正好看到一个“娱乐”新闻评论员讲到中共和中共政权的合法性问题,对我很有启发,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把这点感想记下来,我也娱乐一下。      证明或否认中共和中共政权的合法性对我来说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大题目,本人没有能力、也没有权威来证明,因此,仅就着那个评论员的话茬随便说几句。首先应该说,那个评论员的观点… (阅读全文)

也谈对简体字的看法—-与姜枫商榷

昨日偶然在姜枫的博客我只说我想说的上看到《关于简体字的看法》,有很多疑惑,所以请教,写完后发现篇幅较长,不便于放在评论里,故贴在自己的博客中,希望姜枫能够看到。此评论中,将会大量引用姜枫的原文,为了容易区分,引用的原文将被加上下划线。 我曾在姜枫的该博文的后面提出单字的简化和汉语的简化应该是两个概念,但好像被博主混为一谈了。博主回复说“我这个贴子说… (阅读全文)

龙应台新作《大江大海–一九四九》—-小人物的历史 (ZT)

记者: 陈苏 台北 Sep 27, 2009 台湾知名作家龙应台9月26日下午在台北中山堂为其新作举办新书演讲会。龙应台向数百名台湾听众讲述了 台北中山堂 她写此书的心历路程,并表示希望中国大陆的读者能够读到这本书,了解台湾整整一代人隐忍不言的伤痛,才能了解台湾。 *拥抱人性–以小人物的生命历程诠释历史* 两位80岁的台湾国军老兵在接受龙应台采访时,用苍老的声音唱出他们60多… (阅读全文)

我的老师(七)

    上高二时,邓小平已经被第二次打倒,教育革命搞得如火如荼,为了歌颂教育改革的成果,经常有所谓教育革命成果展览,而且必然会要求各个学校组织学生集体参观。     一次,我们到首都师范学院(现改名为首都师范大学)参观教育革命成果展览,主要是宣传开门办学、学工学农所取得的丰硕成果。那是一个走极端的年代,说什么好,就好得一点缺点都没有;说不好,就一无是处。我… (阅读全文)

我的老师(六)

    这一节要讲的还是一个班主任——王老师。王老师是男性,当时40岁左右,中等身材,不胖不瘦,一付典型的知识分子斯文样,极聪明。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每每我们这帮学生跟他辩论某一问题时,都会被他说得哑口无言。     中苏交恶之后,毛主席号召“深挖洞,广积粮”,这“深挖洞”的工程持续了很多年,而且工程的质量越来越高,不仅要能藏,还要能生活和多功能。我们学校准备… (阅读全文)

我的老师(五)

    张老师是我初中的第二个班主任,女性,当时35岁左右,教我们数学,据说是个高干子女。     张老师是我最佩服、也是对我影响最大的老师,但我很难用一、两件事来描述张老师。     张老师最大的特点是,不论你是所谓的好学生还是坏学生,她都一视同仁,该批评就批评、该表扬就表扬。她批评起人,非常严厉,往往一针见血,声音也不小。但奇怪的是,被她批评的同学,几乎没有… (阅读全文)

我的老师(四)

上中学后,第一个班主任是历史老师,姓乔,天津人,50多岁,带着一副深度的玳瑁边的近视眼镜。  乔老师有一口改不了的天津腔,同学们都爱学她,但她从来不会为此生气。 乔老师讲课非常有特点,那时历史课免不了讲历朝历代的农民起义。乔老师讲起来,时而振臂高呼,时而潜行于讲台周围,时而伏于讲台之下,把历史课讲成了天津评书,让同学们兴趣盎然。我对历史的兴趣,乔老师的… (阅读全文)

我的老师(三)

     还是在小学。记得当时班上很乱,也就是有几个非常淘气的孩子,不好好上课,不尊重老师,曾经发生过把女老师气哭、气跑的事。 从五年级升六年级,数学换了新老师。老师姓张,男性,约40岁,面部看上去很凶。第一次到我们班上课就来了个下马威,向大家说:我知道你们班有几个能捣蛋的坏种,你们上别的课怎么做我管不着,但上我的课,你们谁要敢捣乱,我一脚给你们踢出去,… (阅读全文)

我的老师(二)

    从五七干校回北京之后,又回到原来的小学和原来的班级,但同学换了很多,这全是文革带来的改变,很多同学都随父母离开北京了。     班主任老师也换了新的。     新班主任老师姓傅,是个50岁左右的妇女,据说只有小学文化程度,但为人和蔼,每天都是乐呵呵的,对学生都很好。     当时,全国都在努力学习毛泽东思想,读毛主席语录、背老三篇是每日的必修课。傅老师为了配合…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