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上篇:花开缘起
    对阿美的单相思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渐渐淡去,错过了含苞欲放的情渎初开之花,人生的花园里还有娇艳盛开的青春之歌。生活还得继续,“生死契阔,与子成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梦想还在激励着我,只要有梦想,生活中处处有机缘。
    我家住学校家属区,附近的一幢大楼是接待学生家长和外校和科研人员进行学术交流的招待所。95年5月初夏的一天傍晚,我有事去招待所,进大楼时,却见一个穿着裙装,拿着行李的青年女子,手里拿着地图正在寻找着什么。热心助人的性格的我,就主动走上去帮助。原来是一个来自淮北的女子阿嫚,正在寻找住宿地方。顺理成章我就帮助她完成了旅馆登记等手续。
    两天后,我再去招待所办事,又住宿接待室遇到阿嫚。她正询问工作人员有关一家公司的地址和如何乘车过去。我一听,原来是我工作的研究所附近的一家公司。于是,我就画了一张如何抵达的路程草图,并详细注明了路上的标志性建筑和交叉路名。阿嫚充满真诚地感谢了我,知道她初次来到这个城市寻找工作,于是就热心地对她说,这个地区我很熟悉,我是这个学校的家属,如果需要,可以提供咨询帮助。我给她留下了我家电话号码。
    缘分这个东西很奇妙,有缘者,老天会提供各种机会让你们再次相遇。这不,三天后的一个周五,我下班在折回弄堂口时又遇到了阿嫚。只见她显得很吃力地提着一些东西。阿嫚告诉我,她看到一个常住招待所的人,自己偷偷烧菜做饭。于是她也买了一些米和蔬菜,想在招待所用电炉烧来吃。几天不吃蔬菜她很难受。我好心相劝她,招待所是不允许自己做饭的,抓到会被罚款的。如果你想烧菜,可以上我家来,我有现成的做饭灶具。于是我建议,今天是周末,来我家烧菜做饭吧。也许阿嫚知道我是学校的家属,和工作的研究所,我看上去也不像是坏人。或者是“郎有情,妾有意”,总之,阿嫚很爽快地跟我回家了。
    有一个年轻的姑娘在家,在外婆的帮助下,我使出浑身解数的武功秘诀,煎炒烹煮溜炖,不消一个时辰,丰盛的六七个菜的晚餐就摆在桌面上了。我们边吃边聊,我这才知道,阿嫚已经工作几年,刚刚考上了9月份开学的北京工业大学计算机研究生,在上学之前,来这个城市打一份短工增加工作阅历和见见大城市世面。我趁机说,明后天是休息天,如果你愿意,我就带你去这个城市的风景点和著名的马路逛逛。也许阿嫚也想有一个熟悉这个城市的人陪同,所以很高兴地答应了。

    呵呵!年轻人心有灵犀一点通,一段奇妙的情感旅程就此展开了。这个火热的夏天,我陪着阿嫚走遍了这个城市的各个角落,甚至远在郊区的佘山,青浦,松江等,都留下了我们欢快的留念。在一个周末的上师大舞会上,阿嫚一度动情地说,她不想去北京读书了,想留在这里工作。我正言相劝道,考上研究生不易,要珍惜这些年你的努力。来日方长,有一个更高的学历对你的一生都很重要。听到我的劝说,阿嫚却有些闷闷不乐了。
 
下篇:花谢缘尽
    95年的夏天非常闷热,8月中旬还是骄阳似火,酷热难挡。阿嫚公司有空调设备,所以她经常加班晚回没有空调的招待所,避开酷暑。一个周五的傍晚,我照例烧好了一桌菜肴,等待阿嫚下班回来。已经是晚上9:00了,可我左等右等,还不见阿嫚的身影出现在家门口,我们已经说好今晚一起吃饭的。平时也没有超过晚上9:00的加班。也许这个周末工作量多,她需要更多时间来处理吧?!但晚10:00一过,我就按捺不住了,骑着自行车就望阿嫚的公司赶去。阿嫚的公司在漕河泾开发区,她工作的那幢大楼早已经黑灯瞎火了。大楼的大门早已经锁上了。我非常害怕,围绕着大楼转了几圈。那时候没有手机,不知道如何办,是否需要报警?我正琢磨着呢。突然,远处传来摩托车声。不一会儿,一个非常帅气的小伙骑着一辆摩托车到了大楼门口,一个女子从后座下来走向大门。是阿嫚!!!我大吃一惊,从黑暗处走出来。阿嫚看到我也是尴尬不小。她想不到我会来公司找她?!面前的一切我都一目了然了。我对阿嫚说,我在家里等你半天了,不是说好一起吃饭嘛?快跟我回去吧,饭都凉了。阿嫚一言不发,僵持不语。那个帅小伙走过来,质问我是何人?我也没有理睬他,只是看着阿嫚。突然,阿嫚拉起小伙子的手,对他说:快走!阿嫚搂着摩托车手的腰飞快地离去,而我的自行车是无论如何也无法赶上他俩的。
    在追赶他们时,我的自行车撞到开发区工地上的一个石蹬子,人仰马翻,擦破了腿上的皮,鲜血淋漓。我伤心地回到了家,面对那桌一动都没动的菜无言以对,就坐在沙发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凌晨4:30,我被敲门声惊醒。我拖着一瘸一拐的腿去开门,是阿嫚!让我吃惊得合不拢嘴!阿嫚说,招待所的大门已经关了,她进不去了。我招呼她进来,对她说,如果饿了,桌上的饭菜还可以凉着就着吃。家里的床你可以睡一会儿,我出去溜达一圈。
    在凌晨的街头,我漫无目的的游荡打发时间。我真的很失望,也许爱外在美是人类的天性,不论男女。在一个帅哥和美女之前,再多的才华和能耐都显得苍白的。但自尊心让我对这件事无法释怀,正如电影“卧虎
藏龙”里李慕白的一句经典台词:把手握紧,里面什么都没有。把手松开,你将拥有一切。我坐在路旁的台阶上思考良久,美女爱帅哥,天经地义,还是放手吧!
    发生了这件事,表面上我客气热情依旧,但那是对不相关人的情感了,相信阿嫚也体会出来了。在最后的一个休息天,我主动提议阿嫚,我们去外滩拍一些照片吧,这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景观,留作人生的纪念。
    在送阿嫚上火车的候车大厅里,我为她买了很多旅途吃的东西,并反复叮嘱她,一定要好好读书,把更高的学位读出来,对你一辈子获益匪浅的,记住我的话。其他的事情不急,以后有的是帅哥和俊男排队追你的。
    一段非常之人生际遇,到此为止了。发乎情,止乎于礼!

后记

    阿嫚这年9月去北京读研究生了。这年的9月下旬,收到她一封充满怨恨的信:把她所有在上海拍的照片和底片统统寄还给她,包括那些无法冲印的底片。
    96年暑假前,她写了一封信,她要陪妹妹来在上海玩,让我帮助她寻找住宿的地方。我在中科院上海细胞所给他们找了便宜清洁的旅馆。
    97年5月的一天,我现在的老婆当时的女友在我家接到一个来自北京的电话,听到我老婆的声音没有说是谁,就挂了电话。我心里知道是阿嫚。两个月后,我去北京出差,第一次去她留校的高校看她,她刚刚结婚,她承认是她打的电话。

从此人生路漫漫,不见鸿雁往南飞!

以清朝初年诗人纳兰容若诗结束本文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
何如簿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2017年6月3日于多伦多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