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Florence 和 Noemie是我孩子今年法语夏令营的老师,两个来自魁北克小镇的姑娘。在整个夏令营期间,被安排住在我家。她们都是在校大学生,利用暑期勤工俭学,接触社会,而且大学毕业后都有从事教师职业的打算。
  来的第一天,我们就在后院烧烤宴请她们,并叮嘱说,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放松随意。冰箱里牛奶饮料,餐桌上的水果等都可以任意食用。如还需要什么,尽管吩咐,我们会尽力帮助解决。
Florence比Noemie年长两岁,话比较多,有主见;而Noemie笑容可掬,亲切可人。俩都是懂事和礼貌周全的大孩子。
  我们用英语沟通,她俩在一起的时候就讲法语。早晨8:30她两离开去夏令营,傍晚6:30回来。晚饭比较晚,有时要到9点钟才开始做。Florence每天坚持跑步,而且是10点以后出去锻炼。夜深人静的小区马路上,一个姑娘家的,着实让人担心。有时候,我就出去在路口守望着,等待她的身影出现。我曾提醒她不要太晚出门,要注意个人安全,她总是说不用担心啦。也许,出生在魁北克小镇的孩子,习惯了门不闭户,路不拾遗的淳朴民风,根本没有个人安全因数的考虑。虽然,Florence给人很阳光
开朗的感觉,但透过表象,我能隐约察觉到她的一丝淡淡的忧伤。

  一个周末闲聊时,Florence说起了她家的情况。她父亲是电脑工程师,母亲
患病后在家休养,有一个姐姐。母亲在她14岁时被诊断出淋巴肿瘤,一种发展比较缓慢的癌变,医生当时说还有13年生命时间。现在8年过去了。虽然叙述时,Florence没有大的情绪波动,但我们听后非常震惊。一个没有成年的小女孩,面对如此巨大的噩耗,在煎熬中度日如年,这是一种多么大的人生打击啊!

  母亲的发病对
Florence影响是重大的,也造就了她比一般同龄人的早熟。由于欧洲殖民世界各地时,需要大量人口来填充,加上近亲结婚的缘故,相近或相似基因结合,造成了很多后代有怪异的遗传疾病。害怕遗传母亲疾病的可能,Florence坚持每天锻炼,注意饮食控制;同时,利用假期在世界各地四处游览,去过很多欧洲,南美,非洲的国家。她告诉我们,明年暑假她想去非洲国家当暑期法语老师。Florence最大的心愿是在不久的将来,科学家能发明治愈癌症的药物,把母亲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为此,她一直关注着最新医疗发明进展,并为此一直在苦苦等待着奇迹的出现。
  知道了
Florence情况后,我对她说:记得1987年时,在我的城市,上海长江剧场首次公演的一部西方荒诞剧《等待戈多》。主题和核心就是等待希望,是一出表现人类永恒的在无望中寻找希望的戏剧。“戈多”是一个朦胧虚无的幻影,一个梦魇中的海市蜃楼。它虽然没有露面,却是决定人物命运的首要人物,贯穿全局的中心线索。对于你而言,母亲总将发病离世是最终的结果,而在这十多年漫长的过程中,你们一家却抱着医疗界治愈癌症的希望,在无望中等待希望。在陪伴母亲治疗的过程中,在恶劣的心境中,执着地希望着、憧憬着。无论治癌药会不会提早发明,也不管希望会不会成真,在等待过程中,绝望的心态中多了一层精神寄托,在等待中坚定着生活的信念。
  我继续劝慰地说:科学一直在进步,5年前无法治愈的疾病,尤其是各种癌症,现在很多都有初步治疗的药物了,至少能缓解和阻止癌细胞的生长和扩散。相信再过5年,又将有新的治疗药物被发明,你妈妈一定有希望的。等待,
有被动,无法掌控,被安排的意思,主动权决定在别人手里。但如何在消极被动的等待中,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学会积极进取,不甘现状,是人生真谛所在。有生必有死,每一个人的最终结果都是等待死亡。在人的一生过程中,不论长短,也不论顺境还是逆境,过好每一天的生活,就对得起生命的意义。你和你妈妈是不同的人生过程,坚强面对无望的结局,害怕步入母亲后尘的阴影,规划好自己的人生,过好属于自己的每一天。你现在的打算和安排都很好,体现了积极的人生态度。保持下去,心中有阳光,生活就有希望。

…..
  整个夏令营持续六周。一晃,六周过去了,在她们离开的最后一天,我们宴请她们去Mandarin吃中餐自助餐。在门口告别时,Florence给了我一个长长的拥抱!
        祝福Florence,希望治愈她母亲癌症的药物早日出现,希望这个可爱姑娘的人生之路一帆风顺!

2018年8月25日于多伦多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