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叶又红了(话剧原创)-1

2010年6月23日 | 作者: birdflying112 | 浏览: 531

字体 -

第一幕

第一场

(时间: 二十世纪末某年六月的一天, 繁忙的多伦多国际机场出口大厅, 背景里传来众人熟悉的广播通知声,

(英语)” Attention please, the luggage without care will be confiscated by security person.

(法语)”Attention…….

舞台一侧, 大陆移民钱刚, 他的妻子张燕群和他们十岁的女儿瑶瑶三人上, 钱刚和张燕群每人各人推着一辆行李推车, 两辆车上放着六个大行和两件手提李箱。 钱刚身着T恤杉加一条牛仔裤, 脚上穿一双李宁牌旅游鞋, 背着一个登山包。 张燕群身着一套浅色西装衣裙, 脚穿一双白色中跟女鞋。 肩挎着一个女式小包。 瑶瑶身着儿童衣裤, 小健身鞋,怀里抱着心爱的白色熊娃娃。

三人来到了舞台中央。。。。。。)

钱刚:我们停一下吧。(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笔记本, 然后翻着。。。。。。)在这里, 威廉斯移民 公司刘先生。。。。。。电话416-XXX-XXXX。(忽然发现机场里打电话需要投币或者信用卡。 翻翻随身钱包里都是纸币。 有点茫然了。。。。。。)

张燕群:还是我英文好些, 给我十个美元, 我找人换点硬币。

(钱刚从皮夹里掏出一张十美元纸币递了过去)

钱刚:还是做老师的有优势, 平时没有忘记学习英文, 这下到了异国他乡就知道外语的用途了。

(张燕群接过十美元走向舞台侧面,接着传来旁白:

Excuse me Sir, could you kindly change this ten US dollars note to coins?……Thank you so much.

一会儿回到舞台中央)

张燕群:钱刚, 我们有硬币了, 就给 刘先生打电话吧。

钱刚: 我们开始使用外币了, 就开始做外国人了?

(钱刚走到舞台另一侧, 投币开始打电话了, 张燕群和瑶瑶站在他身旁看着)

钱刚:还得再 麻烦夫人仔细读读打电话说明了。

(张燕群看着投币电话的说明, 一边给钱刚做着解释)

张燕群:上面说, 先取下电话筒, 然后拨号码, 然后再投二十五分硬币。

(钱刚按张燕群说的做了, 背景中传来了拨号音, 有对方接电话的声音, 然后听到对方一个标准普通话的声音,“你好, 请问找谁”)

钱刚:你好, 请问是威廉斯移民公司吗? 刘先生在吗?

(背景声:我就是, 请问你是哪位?)

钱刚:你好 刘先生, 我叫钱刚, 现在刚下飞机。 这个电话是你们公司北京办事处的同事告诉我的, 他们让我们下飞机后打电话找你, 说你会派车来机场接我们的。

(背景声:好的, 先生。 我们的司机会在半小时内来机场, 请你看看离你最近的候车地方好吗?)

(钱刚捂住话筒, 示意)燕群, 看看外面的柱子号码。

(张燕群朝外看了看):十六号。

钱刚: 先生, 我们就在十六号柱子那里可以吗?

(对方:OK

钱刚(放下电话, 对张燕群和瑶瑶)我们去十六号柱子那里等车。

(说罢, 推起了车, 灯光暗。。。。。。)

第二场

(机场到达厅外十六号柱子旁, 钱刚一家三人已经将六大件箱子卸下, 堆放在身边, 等着接机者到来。)

瑶瑶:爸爸, 接我们的叔叔什么时候到啊?

钱刚:别着急, 我的小乖乖。 我们坐了那么长时间的飞机, 等这点还算什么啊。

张燕群:钱刚, 这一下子到了一个陌生地方, 好象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真有点不太习惯。

钱刚: 别怕, 一切会好的, 面包会有的。 别人能生存下来, 我们也一定能。 为了明天,   为了我们的瑶瑶, 我们一定要坚持下去。 既然来了, 就只有勇往直前了。

(背景中汽车刹车声响起, 李彤从舞台的右侧上, 刚要上前询问, 马上惊喜):啊, 这不是班长钱刚吗?!

(钱刚先愣了一下, 马上认出了李彤, 惊喜地用手指着对方)李彤, 哥们, 真的是你。这世界真的太小了。天涯海角找不到你,到了异国他乡不费吹灰之力就碰到你了。

(两个老朋友亲切握手, 拥抱。李彤一转身发现了张燕群。

李彤: 张燕群, 我的团支书。 你好。

张燕群: 李彤, 你好!

(两人握了一下手。李彤一转身发现了瑶瑶。)

李彤:这一定是你们的女儿吧?

钱刚(转身对瑶瑶):瑶瑶, 快叫李叔叔。

瑶瑶:李叔叔好!

(李彤轻轻拍了一下瑶瑶的头, 回头对着钱刚):这孩子长得真灵秀,我看是吸收了你们两的优点。

(张燕群想起了什么)

张燕群:嗨, 李彤, 方晓露呢?毕业后你们俩不是去了南方吗?想联系你们都困难。

(李彤迟疑了一下)

李彤:我们先把行李搬上车吧, 这里不让长时间停车, 我和她的事以后慢慢告诉你们吧。

(众人搬起六件行李向舞台右侧走去。不久背景响起了汽车发动声。灯光暗)

第三场

(背景:加拿大民居典型的客厅。 沙发上做着一位三十多岁体态幽雅, 面容娇媚的女性。她就是方晓露。沙发旁的茶几上放着时装等时尚杂志。 女士正翻阅着其中某一本, 电话响了起来。)

方晓露:你好, 请问你找哪位?我就是 陈太太。奥,是移民公司安排接待的客人, 好的, 你们到了。我来开门。

(李彤从舞台左侧上,身后钱刚等三人站着等候, 他们身旁堆放桌行李箱。方晓露走向舞台左侧, 做出开门的动作。。。。。。)

方晓露:你好。。。。。。。怎么是你?!

李彤:怎么你是 陈太太?

(背景声音:

李彤:我再也不想见你了。

方晓露:我也不想见你了。)

李彤:先不管你我了, 你看谁来了?

(钱刚, 张燕群惊喜地脱口而出)方晓露。

方晓露(诧异地奔向两人,和他们握手, 最后拉着张燕群的手没有放下)班长, 燕群, 怎么你们来加拿大?(发现了他们身后的瑶瑶)这是你们的女儿吧?

张燕群:是我们的女儿, 叫瑶瑶。(回头对瑶瑶)快叫方阿姨啊。

瑶瑶:方阿姨好!

(方晓露走向瑶瑶,仿佛若有所思)

方晓露:你们的女儿都这么大了, 一看就是继承了你们俩的优点。

李彤:我想老同学相聚,很多话要讲, 你先告诉我们行李放哪里吧?

方晓露:看我, 见了老同学激动得忘了一切。我们放到地下室去吧。

钱刚:拿行李的事就不 劳驾女士们了, 我和李彤来吧, 女士们休息会吧。

(说着, 和李彤提着行李箱进屋。 方晓露和张燕群, 瑶瑶走了进去)

方晓露:瑶瑶, 阿姨第一次见你, 没有什么准备的,请你们等一下。

(方晓露走进里屋)

瑶瑶:妈妈, 你很早就认识方阿姨了吗?

张燕群:是啊, 我和方阿姨是同班同学, 我们俩一起住在同一个寝室里四年。

瑶瑶:我觉得方阿姨好时尚。

张燕群:是啊, 方阿姨大学时代就是个时尚女孩。还是我们系里一枝花呢。

(方晓露从后台上来)

方晓露:瑶瑶啊, 这是阿姨初次见面的礼物, 是只小白兔, 你喜欢吗?

张燕群:晓露, 看你客气的。 (对着瑶瑶)快谢谢方阿姨。

瑶瑶:谢谢方阿姨。(说罢就坐到一旁逗起小熊和小白兔玩了起来)

(张燕群和方晓露在沙发上坐定)

张燕群:晓露, 这几年过得如何?一毕业你就去了深圳, 后来听说你又出国了, 再后来就再也没有了音讯。 你和李彤怎么又分开了呢?

方晓露:毕业后我去了深圳, 到我叔叔经营的外贸公司工作。那时候深圳刚开发, 各种各样的公司多如牛毛。象我这样的来自内地的大学毕业生到处都有。 要在那样的环境里生存下去, 必须把自己的聪明才智发挥到极至。 虽然叔叔是公司的老板, 可对员工业务能力的考核上从来不会对我有一丝私情。 做不出业绩照样换人。所以我和公司的其他同事面临的压力是一样大的。

张燕群:听说李彤半年后追随你而去了, 是吗?

方晓露:是的, 他后来去了深圳。 开始的时候我们俩彼此很关心, 都发誓要好好干一番事业, 为未来的生活打下基础。你知道的, 李彤是个自尊心非常强的人, 刚去的时候我好不容易说服了我叔叔给他在公司的业务部门安排个位置。 可是他拒绝了。 偏要去其他公司找工作, 他是怕两个人在一起会影响彼此的发展。可是深圳那地方人才竞争激烈。 他外出找了一段时间, 都没有找到比较理想的工作, 他的情绪就开始低落了, 我们俩人彼此之间就产生了矛盾。后来有一天我们俩为了一点小事就大吵了一场, 他就搬了出去。

张燕群:后来你怎么来加拿大的呢?

方晓露:那是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代表公司参加秋季广交会, 在那里结识了在多伦做进口生意的 陈先生。当时他五十八岁了,妻子去世了好几年,一双儿女也都长大成人,各自成家立业了。都去了美国发展。 虽然他经营的土特产生意非常红火,可岁月的孤独感让他萌发了在祖国找个伴侣的心思。 也许是鬼使神差, 他后来告诉我说他见我的第一眼就看中了我。在广交会的那几天里, 他几乎天天找借口接近我, 还以种种借口削减了和原先合作的几家贸易公司的订单, 将大部分业务转给了我做。广交会结束后,还借口让我当他的向导到国内的几个风景名胜旅游了几天,后来在机场告别的时候,他就直截了当地提出要娶我。

(停顿了一下,拿起茶喝了点茶)

张燕群:后来呢?

方晓露:他回加拿大后, 几乎天天给我打国际长途, 还将国内联系业务的工作交给我打理。那段时间我就一直为他在国内的事务。跑遍了全国,将业务开拓的很有起色。

           第二年,他有又飞了回来。这次他死活都要把婚事给办了,说我会是他的贤内助。没过多久, 我们就在国内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 接着就去北京加拿大使馆办妥了我的出国手续, 我就跟他来到了加拿大, 继续帮助他打理贸易公司的业务。

张燕群:你来加拿大后的生活过得怎么样?

方晓露:开始来的那几年, 工作忙碌, 对加拿大的环境充满了新鲜感。可日子久了, 一切都成了习惯了。两个人之间的不和谐慢慢暴露出来了。 先生是个做生意的人,对我崇尚那种小资情调不太在意, 所以彼此之间还是有隔阂的。 前年,他被诊断出患了晚期肺癌。 在医院陪伴他的日子里, 他对我坦诚没有好好关心过我的精神生活。葬礼那天, 他的好多亲友还有在美国的儿女都来了, 他的儿女们对我还算友善,对我在他们的父亲弥留之间陪伴他走完生命最后一程还是感激的。 所以后来当律师宣布将 陈先生遗嘱中的这幢房子和贸易公司的产业将由我来继承这条没有异议。这几年的生活经历教了我很多东西。

张燕群:怪不得见了面觉得你这从前的美丽鸽子多了些成熟味。

(电话铃响起,方晓露拿起了电话, 用英文对话着。。。。。。)

方晓露:Hello, honey, they have come. Do you know who they are? The couple is my former classmate. ……ok. I love you too.

张燕群: 什么人那么亲热啊?

方晓露:是我现在的男朋友, 是个老外, PETER 对我非常热情。谈了半天我自己, 说你们吧?

张燕群:我毕业分配回到了老家, 钱刚留在了学校。一年后我们结婚了, 后来就有了我们的女儿瑶瑶。婚后为了不影响家庭生活,他主动放弃了学校的工作,调到了我们市里的一家小研究所工作。后来市场经济大潮一来,那个研究所也转制了, 钱刚和大部分人员下岗分流了。失去了工作对一个干事业的男人来说意味着失去了脊梁。那段时间, 钱刚情绪是很低落的。后来也巧,正好赶上加拿大开放移民,我们就通过一家移民中介公司,东拼西凑地交了好几千美元的中介费, 递交了申请。八个月后, 加拿大北京大使馆通知我们面试。面试的过程也很顺利,后来全家体检一通过, 就打点行装来加拿大了。

方晓露:这么说,你们的生活也不容易啊。

张燕群:是啊, 在飞机上钱刚和我正在犯愁呢。到加拿大这个举目无亲的陌生国家来, 以后的路怎么走下去啊?正是老天开眼,一下飞机就遇到李彤开车来接我们。移民公司又安排在你家里落脚, 一路上悬着的心总算落地了。

(钱刚和李彤从幕后上)

钱刚:怎么样?两个同窗好友见面有说不完的话吧?燕群说的对,我们全家真是幸运的,在异国他乡遇到了老朋友,可在机场等车的时候, 我注意到了有好几家和我们同机到达的,都在找电话给中介公司打电话, 请对方派车接他们去临时接待的地方,我们想他们就没有我们那样运气好了, 都能碰到老朋友了。对他们来说一切真的都是陌生的了。困难一定比我们还要大。

(方晓露和李彤对视了一下, 开始有点不自在, 不过很快自然了起来)

方晓露:李彤, 你好吗?移民风也把你吹来了?!你在哪里工作?

李彤:还可以, 我在一家软件公司工作, 两个月前被LAY-OFF了。目前在一家私人电脑学院进修MICROSOFT网络管理方面的证书。周末也兼职帮移民公司做做机场接送的活。(看了一下表)嗨, 光顾了说话了, 钱刚一家刚到, 一路上一定辛苦了, 先安顿好, 吃点东西。 晓露, 你帮着做点什么吃的吧。我也早点回去休息, 明天你们先休息一天,到附近的商店里采购些日常用品。后天是加拿大国庆日,华人社区有好多团体要组织华人民众参加庆祝游行。钱刚,燕群, 你们一家刚来加拿大, 也随我一起去看看吧,见识见识。

钱刚:好吧, 后天我们一家就和你一起去。(对瑶瑶)瑶瑶,快过来和李叔叔道别啊。

瑶瑶:李叔叔, 再见!

李彤:再见。(转身对着方晓露)我走了, 方晓露。后天我开车来接他们。BYE

方晓露:BYE

(李彤下)

方晓露:你们饿了吧, 我去厨房蒸几个华人超市买的包子吧。

张燕群:让你费心了。

方晓露:一家就不说俩家话了,你们跟我来吧。

(众人下, 音乐响起,灯光暗。)

分享博文至:

9 条评论

  1. 紫雨风弦 Says:

    写得很有味道啊,加油!

  2. birdflying112 Says:

    谢谢,你懂得很多!我会更加努力!

  3. 明眸善睐1 Says:

    确实不错。 回首来时路, 每一个新老移民, 都有过相似的经历吧?这一类题材, 总能撼人灵魂。 加油!

  4. 杨立志 Says:

  5. birdflying112 Says:

    知音其实并不难觅!

  6. [email protected] Says:

    我们的身边的确人才济济啊!加油! :-)

  7. birdflying112 Says:

    感谢你们!

  8. 徐茂公 Says:

    果然不出所料,妙笔生花,引人入胜。期待着。

  9. 在家工作 Says:

    工作是一时的,如果只存在为别人工作的观念, 在不景气的现在,如何突破经济限制, 免费体验(评估和瞭解) http://www.eloha.ws

发表评论